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柳家保姆

第一章柳家保姆

“啪!”

林炎刚刚心不在焉的打开大门,一件黑色布料砸在脑门上,挡住他的视线。

伸手一抓,才发现是一件黑色薄款踩脚紧身裤,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女生,穿一身紫罗兰校服,露出一米二的长腿,正叉着腰娇声喝斥。

“林炎,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我的衣服都是高档货,要手洗的,你是不是给我机洗了,你看看,都勾丝了,破裆了,叫我怎么穿?”

“你赔得起吗?废物就是废物,连个衣服都洗不好,留你在家里有什么用,还不如养只狗。”

女生叫柳幕晴,是林炎的妻妹,现在还在江州大学读大二,人是很美,还是校花,但林炎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谁会喜欢一个天天辱骂自己的女人?

林炎是柳家女婿,跟柳幕妍结婚大半年,但在柳家地位不如一个保姆。

因为在结婚当天,他的父母出了车祸,父亲林宇当场死亡,母亲至今还躺在病床上没醒,更惨的是,他家公司被查封,资产被没收,他一下从阔少爷跌到谷底,身无分文。

为了给母亲治病,唯一的房子都卖了,可还是不够,这不,刚接到医院通知,必须马上再交十万块,做深切治疗,不然母亲撑不过五天。

所以,面对柳幕晴的恶语辱骂,他只能强忍着,因为他还要跟柳家借钱,于是低声下气点头:“妹妹,我以后会注意的。”

“谁是你妺妹?窝囊废!”

柳幕晴抓起一个茶杯,把水泼林炎身上,气呼呼的走开。

正在这时,岳母沈梦玉走了进来。

穿着黑色收腰连衣裙,戴着玉质项链,身材窈窕,风韵不减,保养的好,看起来像才三十出头。

她年轻时更漂亮,两个女儿就是继承她的貌美如花。

沈梦玉一边脱高跟鞋,一边冷冷斜了林炎一眼,道:“老远就听到声音了,幕晴,这废物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

她脱掉鞋子,光着脚往里走。

哪知道脚下一滑,狠狠摔了个屁墩,林炎连忙将她拉起来:“妈,您没事吧?”

“啪!”

沈梦玉一巴掌打在林炎脸上:“你说有没有事?地上的水哪来的?你存心要摔死我是不是,然后好夺了我柳家家产,你个废物点心,窝囊废,你怎么不去死。”

林炎青筋乱跳,但也只能忍着,小声道:“妈,是妹妹倒的水。”

“幕晴倒的水你就不知道拖干净?把你养在家里干嘛的?吃白食吗?我还不如养只猪。”

门外,再次进来一个女人,这次是林炎的合法妻子,柳幕妍。

她穿着一套黑白OL装,踩着水晶高跟鞋,妍姿俏丽,美不胜收。

但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里面,看到林炎的时候,更是满眼失望和厌恶,林炎被母亲妹妹辱骂教训的场面,她每天都要看见几次,都麻木了。

她直接脱了鞋子往楼上走。

“幕妍,等一下!”林炎连忙说。

“有事?”

“我,我想再跟你借十万块钱,不然我妈撑不过五天,我以后一定会还的。”

“什么?又要借钱?不给!”沈梦玉一下跳起来,“你当我柳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每月给你一万还不够,还要借,你妈那就是个无底洞,还治什么治,直接好拉出去葬了。”

林炎两手捏紧,可马上又松开。

这时柳幕妍自顾上楼,不发一言。

林炎没办法,想到母亲,心痛如绞,他噗嗵一声给沈梦玉跪下:“妈,我求求你,借我十万块,救救我妈,我以后一定会孝顺你的。”

“孝顺?谁稀罕你的孝顺了?”柳幕晴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斜眼看着林炎,“到时候我姐跟你离婚,随便找一个都比你这窝囊废强。”

“没错。”

沈梦玉也坐下,一条玉腿搁在茶几上,用纸巾擦拭脚上沾的水渍。

时不时看一眼林林炎,越看越来气。

“窝囊废,我真是越看你越窝囊,以前我真是瞎了眼,让幕妍嫁给你,幸好还没进洞房!姓林的,不是要钱吗,从我这里钻过去,我就把钱给你。”

沈梦玉指着自己横在茶几上的腿说道。

“啊?”

连柳幕晴都吃惊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林炎,看他会怎么做。

眼神之中,全是戏谑。

林炎感觉差点气晕过去。

羞辱,彻彻底底的羞辱。

可是为了母亲,他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好,我答应!”

古有韩信能忍胯下之辱,他为了母亲,照样能!

他慢慢爬过去。

正在这时,林炎感觉脑袋一阵剧痛,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啊,这废物怎么了?”

“妈,他被你的脚熏死了。”柳幕晴笑得直不起身。

“废物,真是个废物。”沈梦玉在林炎身上踢了两脚,“还给我装死。”

柳幕晴随后道:“妈,我饿死了,废物今天没烧饭,我们吃什么?”

“叫上你姐,出去吃。”

下楼的柳幕妍,看到林炎倒地惊讶,可听了妹妹解说彻底无语,连那么丧失自尊的事都干得出来,自己这老公真的是天下第一窝囊废了。

她彻底失望了。

母女三人离开去吃饭。

林炎脑子里却出来一个声音:“窝囊废,你真是天下第一的窝囊废,我林家千千万万族人的脸,都要给你丢尽了。”

“啊,谁,谁在说话?”

“老夫天医上神林天,是你这窝囊废的老祖宗,老夫兴之所至,查探后代子孙现状,没想到看见你这种贱骨头的窝囊废,真是气死老夫也!”

“今日老夫赐你天医道法,一口神气,望你挺直腰杆,捡回自尊,若再如此窝囊,丢林家脸面,老夫一个雷咒劈死你个小畜生,哎哟气得老夫脑壳疼......”

昏昏沉沉中,一股庞大的信息冲进脑海,还有一股汹涌的力量震荡全身,林炎仿佛置身大海中浮沉。

直到脑袋传来一阵刺疼。

他才大叫一声,猛得惊醒。

“怎么回事,我怎么躺在地上做这么奇怪的梦,不是刚刚......”

他揉揉脑袋,结果,赫然发现脑海里真有一部《天医道法》。

“我去,难道是真的?”

林炎目瞪口呆。

他念头一转,那《天医道法》自动翻转,快速成为脑中记忆......,信息非常庞杂,包罗万像,中医,巫医,鬼医,祝由,甚至还有武医入道,修炼功法,眼花缭乱。

“嗡——”

一股极强能量在身体里流转,撑胀经脉血管,痛得死去活来。

“这就是老祖宗给的一口神气?”

“啊,修炼功法!”

林炎连忙运转刚才刻入脑子的功法,功法无名,是专为配合武医入道而创,他本来就是随便尝试,不抱太大希望,总感觉还在梦中。

可一经上手,那无名功法极快运转,好像对他来说非常简单,像本来就会。

那股能量很快受到控制,冲击全身经脉,不住游走。

前面依然痛到打滚,之后又舒畅无比,浑身暖意。

噼里啪啦一顿硬操作,丹田开辟,神气雌伏,无名功法入门。

“这居然是真的!老祖宗到底是什么人?”

林炎坐在地上,神游物外。

“对了,岳母和柳家姐妹呢?”

正在这时,大门打开,柳家三女走了回来,原来林炎刚才修炼花了快两个小时,她们已经在外面吃好饭了。

老婆柳幕妍见到林炎还是眼神冷漠,直接换了鞋子上楼。

沈梦玉过来就踢他一脚:“你个废物,还想躺地上装死呢?给我起来,把这里的地全都拖一遍,要是有半点灰尘,你就别想吃饭。”

林炎想起之前的事,道:“妈,你刚才答应的十万块......”

沈梦玉喝道:“你做美梦呢?什么十万块,我让你钻,你钻了吗?你给我装死,还想要十万块?你去卖肾得了。”

“啪!”

一件衣服砸在林炎头上,又是柳幕晴,是她的外套:“给我洗干净,烫平,明天早上要穿。”

林炎抓住她的外套,手指捏的发白。

这柳家母女,欺人太甚!

所以连老祖宗都看不过去,要劈死自己。

林炎猛的用力,将衣服砸回柳幕晴的脑袋上,大声道:“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自己烫,你有手有脚,又不是残废。”

“什么?”

“你说什么?你敢骂我?”柳幕晴鼻子都要气歪。

“骂你怎么了?还大学生呢,衣服不会洗,饭不会烧,整一个大龄儿童,生活白痴,读书读到屁股上去了,还什么校花,我看就是个笑话。”

柳家母女惊呆了,这废物半年来第一次敢在柳家面前发脾气。

还骂的如此难听。

沈梦玉胸口起伏,怒火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王八蛋,窝囊废,今天一定要好好教他怎么做人!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