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三章 “小子也是你叫的?你也配叫。”

第三章“小子也是你叫的?你也配叫。”

“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对院里的贵客动手动脚。

不想干了是吗?”

大胖子扒拉开几个护工壮汉,转过身来,冲着柳亦泽弯下腰,恭敬地道:

“柳先生受惊了。鄙人是九湖疗养院的副院长方圆。”

柳亦泽看着这位虽然不知道哪里“方”,但的确够“圆”的副院长一眼,尤其是他一脸堆出谄媚的肥肉,点了点头心中有数了。

“您是来看望老先生和老夫人的吗?鄙人在这等您就是想当面通知您,他们已经被转到特级vip房,享受我院最顶级的疗养待遇。”

“请您放心,所有费用都已经结清了,以后院里就是老先生和老夫人的家。”

难为这位方圆副院长喘着大气,还能把话说得清楚明白。

“院长,您是不是搞错了?”

雀斑护士小桃这才反应过来,上来小鸟依人地傍住方圆的胳膊,桃子般的下围不断地在方圆身上挨着蹭着,娇滴滴地道:“这人我认识,就是一个穷光蛋,还欠着院里钱呢。”

“人家昨天说整天搞事添麻烦的就是他,您不是同意把人都扔......”

“嘶~~”

方副院长倒抽一口凉气,刷地一下一张胖脸煞白。

“你胡说什么?!“

他一摆胳膊,小桃被甩开,踉跄了下差点倒地,“我同意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同意。”

小桃震惊得话都说不出来。

柳亦泽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转了一圈,冷冷道:

“方副院长,你应该是搞错了吧。”

柳亦泽不咸不淡地瞥了一眼还在发呆的雀斑护士,道:“你这位护士可是刚跟我说人已经被赶出去了。”

“还有,你这里的剩菜剩饭还有冷水,我爸妈吃够喝够了,你们的特级vip我们不住了,办手续吧,我们转院。”

“费用也不用你们,刷这张卡。”

柳亦泽慢条斯理地说完,递出去一张银行卡。

昨天晚上为止,这卡里连一百块都没有。

联系上亦泽投资专管会后,柳亦泽就让他们打了一笔闲置资金进去,具体多少他不知道,但怎么说付个疗养院的钱还是没问题的。

方圆哪里敢接这卡,脸上肥肉一抖,看看柳亦泽,再看看小护士,顿时明白了。

“啪”第一声,方圆毫不犹豫地一巴掌呼到了雀斑护士脸上。

雀斑护士脸上肉眼可见地红肿了起来,整个人都被扇趴到了地上。

“你被开除了,去财务结算工资,滚蛋。”

“马上!”

方圆恶狠狠地冲着雀斑护士吼道。

“院长~,你不能这样啊,昨天你说要让我当护士长的......”

雀斑护士嚎啕大哭,完全无法把眼前凶狠的方副院长,跟昨天哄她脱下裤子时候的嘴脸联系在一起。

她剩下的话还没出口呢,方圆冷漠出声:

“你们看戏呢,给我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扔出去。”

话音落下,几个膀大腰圆的护工回过味来,赶紧上来架着雀斑护士就走。

惨叫声很快变成呜咽声,雀斑护士小桃被人捂着嘴巴,拖在地上,很快就消失在了柳亦泽面前。

之前有多嚣张,现在她就有多凄惨。

拖人走的护工是方圆自己带来的,之前围在雀斑护士身边献殷勤的几位,还呆在那张大了嘴巴,完全弄不清楚情况。

等他们反应过来,准备赶紧搭把手拖人,顺便从方副院长面前消失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几个......”

方副院长阴恻恻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刚才是想打我们的贵客是吧?”

“跪下!道歉!”

几条护工壮汉互相看了一眼,再对上方副院长吃人的目光,终究怕落到雀斑护士小桃那样的下场,缓缓跪了下来。

“对不起先生,我们被骗了,我们错了,求您放过我们吧。”

刚刚还狞笑得意的壮汉们,现在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恳求。

方圆副院长这才满意,转过身来,又是一副谄媚样子,对着柳亦泽连声道歉。

交代这件事情的人,他区区一个副院长惹不起。

九湖疗养院的院长是上京柳家的旁支,严格说来,这其实是上京柳家的产业,所谓院长只是代管而已。

昨天凌晨在电话里,院长三令五声必须让这位爷爷满意,不然他这个副院长都不用干了,下一个被叉出去的人就是他方圆副院长了。

听话里话外的意思,出了问题,就是院长可能也不用干了。

可怜方副院长早早到了九湖疗养院把养父母供起来送到特级vip病房,再亲自守在原本病房外,就是想卖个乖,把这位爷哄好了。

没想到他就是上个厕所的功夫,就愣是出了纰漏。

这种情况下,方圆别说提上裤子不认,就是生吃了雀斑护士的心都有了。

“你们滚吧。”

柳亦泽打发走了地上跪了一片的护工,懒得跟他们计较。

他又拿捏了下,最后在方圆再三保证养父母一定会得到最好照顾后,才勉为其难地答应继续住下去。

柳亦泽其实没想过真的让养父母转院,九湖的特级vip的确是下江市疗养院里环境最好的。

养父母住了这么多年的这家疗养院,很是有几个老朋友,换了他们也不会开心。

一切都是拿捏,为了让养父母有个更好的日子过而已。

今天过来,前面的遭遇纯属意外,后面方圆副院长的各种舔,早在昨天接到陈涵管家电话的时候,柳亦泽就有预料了,毫不惊讶。

勉强应付了下方副院长,柳亦泽去看望了养父母,确定他们一切都好,又耐心地陪着他们说了说话。

当他走出九湖疗养院后,一抬眼,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平稳驶来,停到了边上一侧。

车门打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走了下来。

老者一下车,习惯性地整理了下没有丝毫褶皱的中山装,就要弯腰鞠躬。

柳亦泽转过头,像是啥也没有看到一样,走到自家小电驴面前骑了就走。

在阳光下流动着光泽一尘不染的劳斯莱斯,满头银发恭谨鞠躬的老者,全被甩在原处,只能目送小电驴远去。

这......

老者呆在那,摇头,苦笑道:“看来少爷心里还是有气呀。”

方副院长刚恭恭敬敬地把柳亦泽送到九湖疗养院门外,正好看到这一幕,眼睛一亮,圆溜溜地就小步上前点头哈腰。

上京柳家的内务大管家陈涵驾临下江市,这可是他们院长亲口说的,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威严的老者就是。

“陈老是吗,鄙人是......”

老者瞥了他一眼,就跟没看到一样,重新钻进了劳斯莱斯车里,“啪”地关上了车门。

可怜方圆假假是一个副院长,这么被晾那了。

车中,银发老者陈涵管家刚刚坐稳,前面临时安排的司机就恭敬地回头道:“陈老,我们要不要把那个小子逼停?”

陈涵脸上瞬间变色,一巴掌扇在司机脸上,喝道:“小子也是你叫的?你也配叫。”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