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原来我不是神,不,你是!

第一章原来我不是神,不,你是!

“柳亦泽,你给我滚过来!”

柳亦泽围着围裙,从厨房小跑出来,站到客厅沙发上的三个女人面前。

她们分别是柳亦泽得老婆范妍,小姨子范婉,和丈母娘苏婷。

苏婷风韵犹存,跟她两个女儿就像是姐妹一样。

“柳亦泽,你一个上门女婿,还长本事了啊。”

苏婷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柳亦泽的鼻子骂,激动起来单薄的睡衣根本掩不住起伏。

“吃我们的,用我们的,竟然还敢借高利贷,现在讨债的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

“哼,要不是咱们范家还有点脸面,那些下三滥都要上门泼油漆了。”

“你是个没本事的废物就算了,还不老老实实的,怎么?想让你老婆更丢人吗?”

“狗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柳亦泽握紧拳头,抬起头来。

憋屈!

愤怒!

凭什么,他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因为他只是范家的一个上门女婿。

三年多前,柳亦泽养父母病危,为了救他们的命,他接受了范家20万彩礼的条件,“嫁”入范家。

结婚后,丈母娘苏婷背地里反悔了。

救命的彩礼钱,柳亦泽一分都没有拿到,不得已借了高利贷。

柳亦泽没有因为彩礼钱跟苏婷闹。

苏婷反而觉得他懦弱没用,变本加厉地欺凌侮辱。

哪怕柳亦泽在家里洗衣做饭,包办所有家务所有粗活累活,也没用。

辱骂、嗤笑、鄙视、污蔑......从没间断过。

他都只能忍着,受着。

柳亦泽本来应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十二年前,他的父母死于人为车祸,他本人也遭到了袭击,后面更被驱逐出了上京柳家,理由就是胡乱投资洗钱。

为了防止被斩草除根,柳亦泽逃亡流浪,也就是那时候,他被养父母收养,视如己出,这才有了现在的

——上门女婿柳亦泽!

“柳亦泽!”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丈母娘苏婷声色俱厉,手指就要戳到柳亦泽的鼻尖上。

柳亦泽回神,见坐在沙发上的老婆范妍皱起了眉头,看向他的眼中满满都是失望。

一个失望的眼神,像刀子一样扎下来,比丈母娘的辱骂更让柳亦泽难受。

彩礼钱的事,范妍并不知道,柳亦泽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

他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低下头:“妈,对不起,我会解决的。”

“你怎么解决?我亲爱的废物姐夫,那是一百万,一百万啊,你见过这么多钱吗?”

老婆范妍的身边,小姨子范婉嗤笑出声:“柳亦泽,你除了是我们家的上门女婿这个身份外,全身上下哪里值100块?

还解决,你不会想去卖吧?”

柳亦泽脸上涨得通红,又惨白下去。

他无法理解,范婉一个刚刚18岁的少女,怎么会恶毒成这样?

柳亦泽耳边,依然是范婉幸灾乐祸的声音:“听说上京有个白马会......”

“够了!”

范妍喝止,“柳亦泽就再是废物,他也是你姐夫。

还有,你一个小女孩家家的,哪里学的什么白马会?以后不准再说了。”

范婉无所谓地低头往白生生的脚丫子上涂指甲油,倒没有顶撞自己姐姐。

苏婷也骂够了,下了最后通牒:

“限你三天,自己去把钱还上,不然就跟小妍离婚。”

离婚?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

但,三天,一百万?

柳亦泽张了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在丈母娘和小姨子鄙夷的目送下,回到了厨房。

一走进厨房,柳亦泽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了一样,无力地坐到了地板上。

他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在来回地转动: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也曾意气风发过,也曾看不起过穷人、普通人。

当时口口声声,穷和普通,只是因为懒与不努力云云。

原来......

真的不是这样的。

普通人没有他那个环境、关系,去展现属于自己的光芒,只能在家长里短里,去默默地接受懒与无能的评价。

柳亦泽挣扎过,哪怕没有时间学习,全部精力都放在挣钱上,依然填不上窟窿,依旧是别人口中的废物。

十几年下来,柳亦泽已经快忘了当初的光鲜,真的成了一个普普通通,不,还不如普通人的上门女婿。

一个可怜虫!

“男人永远不能可怜自己。”

柳亦泽在心中默念着,勉强重新提起了一点生气。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上面是一个陌生号码。

柳亦泽随手接起,一个中年男人惊喜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少爷,我终于找到......”

“咔~”

柳亦泽毫不犹豫地把电话挂了。

这个声音他熟悉得很,上京柳家内务大管家陈涵,跟着老太爷几十年的老人,在家里很有地位。

毕竟,在十二年前事变前,柳亦泽还是上京柳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拿着创业基金大肆投资,没少跟陈涵大管家打交道。

铃声再起。

随后的十几分钟里,手机就没停过尖叫。

连在客厅中的母女三人都听到动静,苏婷尖利的骂声传了进来:“柳亦泽你死了吗?电话都不知道接啊。”

柳亦泽叹了口气,再次接起了电话。

“少爷,听老奴把话说完。”

“家族遇到了大麻烦,在非洲的矿业投资失败伤了根本,金融市场上被狙击,银行提前催贷款......”

内务管家陈涵还没讲完,柳亦泽就冷冷地打断道:“这关我什么事?”

“我已经不是上京柳家的人了,家里那个老爷子亲口说的。”

陈涵顿了顿,无言以对,只能接着恳求道:“少爷,以前都是家族不对,可您身上怎么也流着柳家的血啊,求您救救柳家吧。”

柳亦泽冷笑:“别说我不会救,就是会,我拿什么救?既然拿到了号码,我现在什么情况,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就这样,以后不要再打过来......”

陈涵听出柳亦泽有要挂电话的意思,连忙急道:“少爷您当年的投资翻了几百倍,现在只有您能救柳家了......”

“咔!”

柳亦泽毫不犹豫地再次挂断了电话,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一个尘封在记忆里多年的号码。

“您好,这里是亦泽投资管理专委会,请问......”

“我是柳亦泽,身份验证码是50627,让现任专委会负责人接听。”

......

足足半个小时后,柳亦泽放下沾满了汗水的手机,满脑子只有一个词......

卧槽!

卧槽!!

卧槽!!!

当年,柳亦泽拿创业基金投资的时候,成立一个专项委员会,只向他一个人负责。

短短三个月间,柳亦泽洒完了一个亿的投资款,最后这件事情也成了他被驱逐出家族的一个借口。

谁也没想到的是......

过去的十几年间,柳亦泽投资的沉船打捞公司,捞出了号称世纪宝藏的沉船,投资翻了数十倍;

上京投资的地块,本来一直无人问津,在今年正好赶上了一个陪都开发,上百倍的回报;

按照柳亦泽的长线投资规划,专委会在十几年间分别投资过比特币、即时通讯软件、线上零售商城等等。

这些投资周期都偏长,柳亦泽又正处在心灰意冷,又要隐藏行踪的状态下,从来没有关注过,一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知道,他拥有多少钱?

“上千亿......”

“不,还不止......”

柳亦泽咽了口唾沫,这是连他这个曾经上京柳家的继承人都无法想象的财富,更别说现在这个范家上门女婿了。

“哈哈哈,报应啊。”

柳亦泽忽然想笑,天知道当年他做的这些投资规划都是在试水,想着是顺利的话,就引入家族资本,全力投入。

本来这一切,家族才应该占大头的,陈涵管家口中的那些困难,还算事吗?

“现在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柳亦泽连忙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浑身轻松,就像是几百斤的麻袋,猛地从背上卸了下来。

这个时候,客厅里三女的声音高了起来,传入了厨房。

“妈,我说了,我不会离婚的。”

“家里的困难,也......不一定要靠别人,你这是想卖女儿吗?”

柳亦泽脸色一变,离婚?卖女儿?

他连忙从厨房里出来,还没进客厅,范妍的声音就再次传了出来:

“妈,你说得没错,我是不爱柳亦泽,他也的确是一个废物。”

“但是,三年前,是你同意招他当上门女婿的,我反对过。”

“整整三年了,就是养一条狗,也养出感情了。”

“这个婚,我不会离的。”

......

柳亦泽耳中听着范妍的话,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范妍这个态度,这三年一直没有变过,算是这个冰冷家里,唯一的一点温暖。

“那家里的公司怎么办?窟窿那么大!”

苏婷说完,小姨子苏婉的声音又响起:

“姐,你不是说办展销会少说要上千万吗?”

“我们靠谁?咱们家那个废物女婿?他要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苏婷看范妍满脸迟疑不说话,连忙趁热打铁:“我看江文人就不错,又能拆借资金给咱们,你就考虑下。”

“先处着,离婚的事一边处一边考虑嘛。”

客厅外,柳亦泽听得脸都绿了。

什么叫一边处着一边考虑离婚?

这是人话吗?!

好歹叫他听到情敌的名字了,敢情是这个叫江文的公子哥想要撬他墙角。

这个真忍不了。

柳亦泽走进客厅,开口道:“小妍,展销会的事我有办法。”

三个女人都惊了。

她们跟不认识一样,上下打量起了柳亦泽,然后......

“噗嗤~”

母女三个长相很有几分相似的女人,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来。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