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二章 卖房?买房?

第二章卖房?买房?

陈言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把卡推还给了女人。

“你走吧,这件事情一切等妹妹醒来以后再说。”陈言说话很客气,不管怎么说,也是眼前自称姑姑的女人帮了自己。

“既然这样,卡你先拿着。”女人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硬是把卡塞还给了陈言。

“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事随时可以联系我,我在宜城大酒店等你。”直到女人走了很久之后,陈言依旧紧紧的盯着女人的背影。

缓过神后,陈言请了个全日制的陪护,没等妹妹醒来,便离开医院,去了一趟银行。

从银行出来的陈言脚步有些虚浮,没错,因为卡里真有一个亿。

‘为什么陈家开始重新找起了自己?自己不是在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就被泼上了不守妇道的脏水,并且被赶出了陈家吗?’深呼吸两口气,陈言走在路上暗自思忖着。

可是母亲已经去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此刻的陈言,却有些疑惑,以前妹妹生病的时候,沈之华都会来看望,可今天得知妹妹需要做手术都没有来医院,这并不正常。

何况,今天在老太太的晚宴上,她还帮他说话了,这说明她是在乎自己的,所以更没有理由不来的。

虽然陈言与沈之华之间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可两年来朝夕相处,没有人比沈之华更了解陈言,也没有人比陈言更了解沈之华。

陈言知道沈之华想干什么。

到了家,陈言还没有取出钥匙开门,便听到客厅里岳母大人的谩骂声。

“沈之华!你要敢为了那个窝囊废把房子卖掉,我、我就没你这个女儿,你这是不让妈妈活啊!我的天啊!沈约你在天上看看!你选的窝囊废女婿现在要撺掇你女儿卖房啊!这日子可是没法活了啊!”

岳母大人在表演一哭二闹三上吊。

“妈,你能不能冷静一点,陈言的妹妹生病了,急需用钱,什么事情还有比人命更重的呢?一套房子而已,我们以后可以攒钱再买。”

沈之华想赶紧把钱还给沈竣,不想陈言中沈竣的圈套。

这两年来,陈言对她的好历历在目,甚至有一次陈言为了她,被沈家的一伙年轻人用混合的酒水倒在头上,那一幕,自己至今难忘。

陈言这两年的变化,她很清楚,从斗志昂扬变成混吃等死的模样,这究竟是对生活有多大的失望,才会变化如此大啊。

她不想这个除了老爸与爷爷外,唯一真心对自己好的男人,失去最后一丝希望,如果失去了的话,也许陈言能面对的,只有死亡吧?

“放屁,你看看你爸在沈家的地位,我们想再买房子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去?陈言这个废物又没有半点的本事,跟你老爸一个德行,根本指望不上。

“再说了,你们只是协议结婚,难道你都忘了?三年的时间一到,你们就离婚,管他那么多干嘛?”

里面的对话,听在陈言的耳中,他开门的手顿住了。

事实上,岳母对自己经常冷嘲热讽这他都习惯了,可这次沈之华对自己的维护,却让陈言有些动容。

陈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开门的时候,沈之华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协议结婚三年,但妈妈想过我的感受吗?”沈之华的语气中多少带着一丝幽怨。

“两年了,朝夕相处两年,就是个小猫小狗也会有感情的,更何况陈言还是活生生的人,是个真心对我好的男人。”沈之华说道。

听到这里,陈言的心跳也微微有些加速。

“真要对你好,他就不会整天在家混吃等死了,真要对你好,就不会眼看着你被别人欺负而无能为力了!总之,这房子是我跟你死去爸爸的名字,我说不能卖,就不能卖!”岳母坚持说道。

激烈的争吵,在这一刻忽然凝固。

“好啊,既然这样,那我不住了。”沈之华也倔强道。

陈言回过神来,连忙从钥匙孔拔出了钥匙,躲在上楼梯的拐角。

下一刻,沈之华便夺门而出。

沈之华没看到陈言,而陈言却望着沈之华的背影,久久呆滞。

陈言忽然无比歉疚起来,本来沈之华的老爸就是老太爷年轻时犯错留下的私生子,所以,他们一家在沈家根本不受重视。

而沈之华也只是家族企业旗下公司的一个小职员,生活过得非常拮据,正因为如此,陈言之前才没有向沈之华开口。

而且,这些年来,因为自己这窝囊废女婿的名声,没少让沈之华受到各种冷言冷语,但沈之华从来都只是默默承受,而自己,却什么也没做。

“之华,接下来,该我为你付出了。”陈言暗暗道。

他记得沈之华曾经跟闺蜜张雪打电话的时候说过,要是能住进华闻别墅区里,哪怕少活十年自己都愿意。

张雪纳闷的问那里有什么好的,沈之华说,自己想住那里,不是因为那里豪华,而是因为那里的设计十分超前,自己以前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建筑设计师。

可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现,所以她想住进去,亲身感受那超前的设计理念。

沈之华的这个梦想,陈言想为沈之华实现。

陈言喜欢沈之华,不单单是因为沈之华长得好看,通过两年来的相处,他觉得沈之华很善良孝顺,是个好女人。

所以,他想要把三年婚约的期限,变成永远!

而这需要他去努力,让沈之华真正的接受自己,也让岳母真正的接受自己。

“我是陈言,想让你帮个忙。”走出小区,陈言拿出手机,给张雪打了个电话。

“陈言?本姑娘很忙,没空。”电话那边张雪听到是陈言,语气明显十分不善。

陈言知道,张雪其实没多少恶意,至少对沈之华没有恶意,张雪嫌弃自己,多半是为沈之华嫁给他陈言,感到不值。

“我想给之华买个房子当生日礼物,我对这方面没有研究,希望你能帮我。”陈言说。

“哈?你、你说什么?”电话那边传来张雪震惊的声音。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