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五年受辱

第1章五年受辱

江城市,苏家大宅。

正厅大门外。

“叶天阳,你怎么来了?”

苏小雅有些意外的看向面前的男子,脸上带着厌恶。

“我来给爸贺寿。”叶天阳答道。

“你来贺什么寿,东西给我,你可以走了。”苏小雅黛眉微皱,伸手接过了叶天阳手里的东西,似乎怕脏,掏出纸巾擦了擦。

今天是苏家家主苏建豪的五十岁生日,苏小雅没想到自己这个根本不受家里人待见的废物姐夫居然也会来祝寿。

叶天阳也没有计较,点点头便准备离开。

没想到这时大门的方向却有一道声音传来:“哟,小雅,这谁啊,你干嘛不准人进屋啊。”

苏小雅抬头看去,脸色微变:“林......少?”

“哈哈,我知道了,该不会是你那个劳改犯姐夫吧?小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姐夫虽然是劳改犯,你也不能连大门都不准人家进啊。”

“劳改犯?在哪在哪?”这时门口又走来几个人,一脸笑容。

苏小雅顿时整张脸黑做一片,她之所以不让叶天阳进屋,就是怕叶天阳丢他们家的脸,可这种事还是发生了。

苏小雅瞬间羞愤异常,恶狠狠的看了叶天阳一眼,嘴唇都已经咬的发紫:“你出现在这是为了给苏家丢人现眼吗,现在你做到了,还不赶紧滚蛋?”

叶天阳望着苏小雅,沉默不语,转身便准备离开。

可这时那几人一下子拦住了叶天阳的去路。

“小雅,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劳改犯姐夫来都来了,你起码让别人进去吃顿饭再走嘛。我可是听说他跟你姐现在日子过的很苦,怕是连肉都难吃上一顿,人家指不定就是想来吃顿好的,你这样把人赶走,怎么好啊。”

此话一出,瞬间引发一阵哄笑,苏小雅的脸变成了绛紫色,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视线再度转向叶天阳,已然充满阵阵的怨恨。

“来,劳改犯姐夫,你小姨子不准你进去,我带你进去。”林天说着抓住叶天阳的手腕,笑吟吟的朝着厅门走去。

轰......

还没走两步,没想到正厅的大门突然打开。几张脸出现在大门之后,苏小雅大惊失色:“爸?”

苏建豪此刻正端着酒杯站在厅门前,当看到门外的一幕时,笑容瞬间凝固,脸上浮上一丝温怒。

“叶天阳?你怎么会在这。小雅,这是怎么回事?”

“爸,他说他来给您祝寿。”声音故意提高,充满怨恨。

苏建豪听到这话,眉头也皱了起来。看向叶天阳,脸色变得十分冰冷。

“祝寿?我用得着你来祝寿?我苏建豪的女儿竟跟一个劳改犯结婚了,这种辱没门楣的事情,我可不敢承认。我早就当她已经死了,我苏建豪只有一个女儿,苏小雅。”

听到这话,整个厅堂的人都交头接耳了起来,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他就是那个劳改犯?”

“啧啧啧,这种人竟然好意思来祝寿,他真是想把一屋子的人都恶心到?”

各种声音响了起来,苏建豪脸色更加难看,怒火交加。他看向叶天阳,眉宇间露出了丝丝讥笑。

“我看你祝寿是假吧,过不下去了才是真吧。听说苏叶雯跟着你以后日子过得很苦?有上顿没下顿?你不就是要钱吗?说什么祝寿。要钱也容易,你下个跪给我们整个苏家道个歉,然后把苏叶雯完好的送回来,十万八万的,我当是施舍给你。”

“哈哈哈哈。”厅堂之内爆发出一阵笑声,每个人都阴着一双眼睛跟看个笑话似的看着叶天阳。

而叶天阳此刻望着苏建豪,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那一句未说出口的话,却是再没有说出来。

“呕,真是个恶心玩意,我真的被恶心到了。”

“劳改犯,这真是苏家的耻辱啊。”

“这废物,这个时候竟然还不走,他脸皮挺厚的。”

议论声传来的时候,苏家一家人都已经凑了过来,冰冷冷的盯着叶天阳。

叶天阳望着他们一张一张脸,即便面容依旧平静,却也显得惨淡和狼狈。终于,他向苏建豪行了个礼,转身直接走了。

所有人都冷漠的看着叶天阳的背影,像是吃了屎一样的恶心。

等叶天阳完全消失,苏建豪才冷哼了一声:“不要让这个废物搅了兴致,走,我们继续。”

......

苏家大宅外,叶天阳缓步的朝前走着,先前平静的脸渐渐浮上了恐怖的惨笑。

就在这惨笑中,叶天阳全身上下气质却是忽然的一变,隐隐有风雷之声传来。

“五年了,我的修为总算是恢复了。”

叶天阳拳头一握,立刻咔擦作响,眉头深深的皱起。

五年前,他遭人陷害以至于修为全废,并遭受了牢狱之灾。三年前,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因为某些原因跟苏叶雯结为了夫妻。

整整五年的时间,他受尽了羞辱,尝尽了苦头。

差点让他连自己本来的身份都给忘记了。

此刻这惨笑变得更加的恐怖,透着无尽的沧桑和屈辱。

北境叶孤狼,这才是他本来该有的名字。他本是北境隐族叶家的继承人。

五年前,家族遭人设局算计,曾经叱咤风云,富可敌国的叶家,一夜之间被打散,分崩离析的散落于华夏各地。

而叶天阳自己,他身受重伤,修为被毁,用了整整五年才终于将修为恢复了过来。

要不然,他堂堂一个超级家族的继承人,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没有想到这一次叶家差一点被直接逼上死路,我也落到了这种境地,不过好在,一切还可以挽回。”叶天阳念叨着,脸色变得阴冷。

皱了皱眉,直接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

“吱呀。”一扇门被推开,叶天阳回到了他跟苏叶雯的家。

刚进屋,便看到一个气质绝佳的女孩正静静坐在客厅里,像是在思考什么。

看到她,叶天阳的心里,终于出现丝丝暖意。

女孩便是苏叶雯,叶天阳的妻子。三年前,她虽然是因为一个无可奈何的原因跟叶天阳结的婚,却一直跟叶天阳相敬如宾。

“叶天阳,你回来了?怎么样?我爸他们怎么说。”似乎听到了开门声,苏叶雯急忙回过头来。

叶天阳看着苏叶雯,轻轻摇了摇头:“不好。”

没有多话,但苏叶雯却听明白了似的,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算了,不管他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叶天阳还是摇头,不愿多说。

苏叶雯也没有多问,沉默了会突然说道;“对了叶天阳,明天你能不能陪我去参加一个饭局。”

“行。”依旧淡漠的点头,叶天阳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跟苏叶雯的房子是租来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两个人各住一间,三年来互不打扰。

进屋之后,叶天阳拿出以前的旧号码翻看了起来。这些旧号码都是以前叶天阳的部下,以及家族成员的。

可自从五年前,这些号码便没有一个能打通了。

看样子自己想重新聚拢家族,或者找到当年的部下,不会那么容易的。

可能是觉得无聊,叶天阳随便找了个号码拨了过去。

其实这些号码叶天阳都已经拨过了,全部都打不通。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号码拨过去,竟嘟的一声通了,随后电话里传来一个疑惑的老者声音。

“请问,你是?”

叶天阳愣了愣,这才将电话抓了起来:“北境叶家?”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阵轻呼声:“你是?”

“孤狼。”叶天阳淡淡说道。

谁料瞬间电话那头传来抽泣声:“少,少爷?你真的是少爷?太好了,少爷,我们都以为你已经......”

“对了,你又是谁?”

“少爷,你不认识我的。家族那么大,我不过是其中一个旁系分支。不过这五年来,我们无时无刻都在寻找主家的踪迹。”

叶天阳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北境叶家还没有彻底的灭亡。

“你现在在哪?”叶天阳又问道。

“回少爷,我在江州。少爷,江海集团你知道吧?便是我这个分支的产业。”

叶天阳一怔,江海集团?这在江州一带已经是个超级财团了。他顿时苦笑连连,五年前他只知道自己的家族是北境叶家,却从不知道北境叶家到底是什么概念。

真是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家族的一个旁系分支,便有如此大的能量。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