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我被逼离婚

第一章我被逼离婚

“要不,还是回家吧?!你后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这总比你在楚家过那种生活好许多呀。”

“好许多?在楚家从始至终我只是个废物而已,可方家的那个女人算什么?我摔的还不够痛吗?!”

“但我始终是你的父亲啊。”

“可你有把我当成过你儿子吗?!”

没有,从来没有!从出生到懂事,他方坤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模样,他与母亲从小相依为命。十四岁那年,母亲积劳成疾,从此撒手人寰。而他,也流落街头,过着凄惨孤独的日子。

二十四岁那年,他终于见到了自己这个所谓的父亲。他挣扎了许久,最终决定接纳这个父亲,融入自己从未体会到的父爱生活中,重新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但没有想到的是,那不过只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找寻方坤的真相,仅仅是方家那个女人为了救她自己的儿子。两人都遗传着父亲同样鲜有的血液,方坤是唯一血型匹对的那个人,她的亲儿子需要方坤这个野种捐献肝脏。

捐献之后,那个女人对自己倒也好。豪车、别墅,要多豪华有多豪华。方坤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最好的幸福,有了最温暖的家庭,但他死也没有想到,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梦。

一个女人报复私生子的梦!

四年前,她突然收回了一切,那时候方坤才恍然发现,所有的东西其实一直都是那个女人的,汽车和房子都是那个女人名下的,就连自己所有的花销,原来都是刷的信用卡,这笔账压榨了方坤最后的利用价值。

他被逼入赘到了江都的楚家,成为第三位姑爷,完成了当初方家在江都的最后一笔生意。

这四年来,他忍受的是楚家气急败坏的侮辱,他们憧憬的方家少爷不仅没能帮他们在方家身上得到任何好处,还因为当初的婚姻而赔上一笔损失,更养上了这么一个无所事事的废物。

楚家人将所有的气都撒到这个姑爷身上,方坤连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上。

甚至肝脏移植而突出的感染差点要了他的命,也没人在乎。从那时起,他便发誓,他的东西他一定要拿回来。

“走了!”

转过身走出咖啡亭的屋外,骑着我那辆停放在那个男人大奔旁边的自行车,方坤连一点留恋都没有便超着市中心的方向卖力的蹬去。

烈日暴阳,气温高涨,地面上的空气如同被烧开了一般。

方坤骑着一辆自行车,身上的大蓝背心和九分变成的七分裤,早已经湿润得可以拧出水来。

方坤将车停在一处豪宅门上,一个穿着黑礼服,姿色过人的美女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老婆!”

“住嘴!”

她是方坤的老婆,楚思敏。

“我靠,家族聚会,你......你确定你是带了脑子出门的吗?你这打扮是来这搞粉刷吗!”

“工地勘察完便干了过来!没时间换!”方坤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道。

“你还真是个废物,你不会打车来啊。”楚思敏翻了一个白眼“东西带了吗?!”

“带了!”

楚家的家族聚会,更像是一群人的争奇斗艳,楚思敏为了今天这个聚会,特意拿了十万块钱让方坤买礼物,只求讨得楚家老太太的欢心。毕竟,老太太一高兴,在家族的地位才能得到提升。

“行了,呆会记得别乱说话。”楚思敏扫了他一眼。

“从后门进去,二楼客房里我给你准备了衣服!”

“知道了。”

推着自行车,方坤来到了后门。这里本是佣人的通道,大部分的佣人对于这位姑爷的出现并不奇怪,甚至习以为常,唯独楚家的管家李阿姨,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对他冷嘲热讽,说他尽干的都是些老鼠勾当。

穿过后门走廊,方坤一路猫着身子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二楼。

等换好衣服,方坤提着礼物这才重新回到一楼大厅。

“哟哟哟,这不是我们的废物三姑爷嘛,怎么?今年还是送的鸡蛋吗?!”

“哈哈,这三年送的鸡蛋如今都可以开个养殖场了!”

“你们懂什么,这叫蛋轻情义重,我就不行了,今年不景气,给老太太只能送给一百多万的青花瓷了!”

紧接着,这帮人哄然大笑。

“哟,这次是什么,让我先看看!”楚一鸣一把夺过方坤手里的盒子,一把直接撕开了包装。

“哈哈哈,这个......这个土包子,竟然真的又带了一颗蛋。不过,啧啧,这次竟然是金蛋,你老婆给的钱吧?!”

楚思敏面红耳赤,他猜得一点都没错。

方坤这个家伙也真是,为什么四年了,每次都跟蛋离不开关系呢?!真是被他丢脸丢到家了。

“金蛋难道不好吗?说的你好像就很有新意一样!”方坤道。

“我虽然谈不上新意,但是我有诚意啊,一百六十万青花瓷!你买的起吗?”楚一鸣得意的晃了晃手上的古董。

买不起!

楚一鸣是二姐的儿子,楚家目前唯一的男丁,妈视他为掌上明珠。如今在集团里全权掌管这两家分公司,再加上二姐一家偏爱这个儿子,这个家伙早就富得流油了。

一百多万的礼物,对他来说,不过也就是一辆跑车的钱而已。

但楚思敏没有啊,跟方坤结婚四年,集团地位一天不如一天,还得肩负整个家庭的开支,哪有那么多的钱。这十万,还是自己省吃俭用两三个月才挤出来的。

“金蛋虽小,可也是金啊。”

正在此时,一声苍老有力的声音传来。楚老太太在一个中年肥硕男人的陪同下,缓步走了下来。

一帮人集体闭嘴,乖乖的立在原地。

楚老太太坐下后,笑了笑,扬了扬手上戴着的崭新的绿色大宝戒,望了眼方坤,笑道:“别误会,我不是说金蛋就是什么好东西,我的意思是,它根本就是个垃圾,和你一样!”

“看到这个了宝石戒指吗?价值六百七十万的祖母绿。”

“你这个废物就算一辈子也买不起!”

六百七十万!

所有人目瞪口呆,楚家虽然是市区里的二流贵族,但对于一个六百多万的宝石作为礼物来送的话,还是非常惊讶的。

“哦,马先生送我的。”楚老太太冲旁边的肥硕中年人笑了笑,邀请他坐在自己的身旁。

“思敏,你坐马先生的旁边。”

思敏一愣,回眼看了下方坤,终究还是耐不过楚老太太的邀请,乖乖靠着旁边坐了下来。

楚老太太的身边一向是坐最喜欢的人,谁今年靠她坐了,谁接下来一年基本上位置稳固。楚思敏不明白妈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内心有些忐忑,一双玉手因为紧张而紧紧的握住。

“这位马先生,是咱们市区的橡胶大王,身家数亿,咱们市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思敏,你跟马先生可是同一个学校的哦。”

“妈,马先生比我高出整整十二届呢!”

“那有什么关系?说到底,还不是同学嘛。对吗?马先生?!”

“伯母说的对!”马先生嘿嘿一笑,眼光却一刻也没有从楚思敏身上离开过。

看到马先生的反映,楚老太太心领神会“既然是同学,那也就是知根知底了。马先生你这么喜欢我这个女儿,那真的是她的福分啊。不过,马先生大可放心,我这个女儿虽然嫁人四年,但据我了解,他们一向都是分房睡的。”楚太太笑道。

楚思敏眉头一皱:“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马先生喜欢你,而且,也不嫌弃你结过婚,既然他这么有诚意,这门婚事我也就替你答应下来了。”

马先生是市里的橡胶大王,女儿能嫁给这样一位富商,对楚氏集团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妈,你在胡说什么,我......我已经跟方坤结婚四年了!”楚思敏着急的起身道。

“四年?你也知道你在这个废物面前浪费了四年的青春?难得马先生愿意,从明天起,你去民政局和这个废物离婚,然后商量跟马先生的婚事!”楚老太太笑道。

“哼,真没想到,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也能焕发第二春,有这么有钱的男人给她买单!”

“是啊,也不知道看上她哪一点,我化了妆不比她差!”

“她现在一定高兴的要命吧?!”

“废话,一出手就是六百多万的东西,这样的男人谁不想抢着要。”

“这女人真好命,有了这样的男人做靠山,以后楚家的地位又会上升了。”

一帮亲戚瞬间小声议论了起来。

方坤很尴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被丈母娘这样对待,她真的有把自己当人看吗?也对,四年来,谁都把自己当成废物,就连下人都没有好脸色,更何况她呢?!

“不行,我不会离婚的!”

“混账,你说什么?!”楚老太太愤怒的站了起来。

“我说,我不会离婚的,更不会嫁给他!”

“啪!”

一巴掌重重的扇在楚思敏的脸上。

“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迷药昏了头?马先生是什么地位?那个废物是什么地位?我告诉你,今天这门婚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的话,你别怪我手下无情!”

摸着发痛的脸,楚思敏泪如雨下,妈的表情如同吃人一般。如果不答应,她明白,妈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她一向是说得出,做得到,甚至手段让人不寒而栗的!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方坤,咬了咬嘴唇。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