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傻子女婿】

第一章【傻子女婿】

除夕夜,凌月市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一簇簇一片片烟花在空中绽放。

一栋别墅宽敞的大厅里,人影攒动热闹非常。

五年前的今天,柳氏家主柳天龙,将衣衫破烂浑身是血的霍韬领回家中。

让柳家刚刚大学毕业美丽如仙女的柳茜,与其立即完婚,强硬要求柳茜五年内不得离婚,而且必须要生一个孩子。

柳茜,是柳天龙二儿子所生,父母自幼因车祸过世,由柳天龙一手抚养长大。

在她抗争无果后,只得含泪与霍韬结婚,二人同房不同床,以人工授精的方式生有一女,随了柳姓。

三年前,柳天龙撒手人寰,立下遗嘱:如霍韬自进入柳家起五年内离开柳家,所有柳家财产全部捐献,五年后将柳家一成财产留给霍韬。

柳天龙死后,整个柳氏集团由其大儿子柳兴业掌管,经过几年的打压异己,最近终于独揽大权,整个家族成了他的一言堂。

霍韬进入柳家后,被柳天龙安排在柳氏大厦做了一名保安。

一干就是五年!

五年来,他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就如同一个哑巴。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爸爸”三岁的柳可欣,刚一进门就向坐在角落的霍韬摆摆手。

霍韬裹了裹身上的军大衣,咧着脏兮兮的大嘴冲着小可欣傻笑着。

柳茜一把将小可欣拉到一旁!

五年来,她眼里的泪都已经留尽了!

大学毕业时,意气风发的她想做个女强人,可就是这个‘木头’毁了自己的一切!

好在,马上就要结束了!

“你们快看,那个人来了。”

“听说,她负责的公司快要破产了。

活该!她这辈子就是守活寡的命!”

柳家的族人们走过来虚情假意地打着招呼。

柳茜小心翼翼地回着礼,她这几年就像个俏寡妇,背后风言风语说什么的都有。

在公司又无人帮衬,日子过得很是清苦。

“哎呦!你们看,今天霍傻子也来了!看这意思晚上还得值夜班呗。

好狗!”

一个身穿高档西服,带着黑边眼镜的帅气男子大声讥笑道。

说话的是现任家主柳兴业的大儿子柳景天,二十八岁,现任柳氏集团建筑公司总经理,算的上年少有为,因担心霍韬分柳家家产的原因常年对霍韬侮辱打骂。

“柳景天!今天是过年,你不要太过分!”

柳茜娇声呵斥道,她不想让女儿看到霍韬被别人嘲笑的模样。

“茜妹,心疼了?

为这么个废物值得吗?

要不是他,你现在都是田家的阔太太了!

你看看他狗样儿,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大傻子!哈哈”

柳景天指着霍韬放声大笑道。

柳家的族人看着霍韬不时用衣袖抹着鼻涕的傻帽样子,顿时哄堂大笑。

“你们不许笑我爸爸!”小可欣插着腰,生气地嚷道。

哄--,

在场的族人再次发出一阵大笑。

柳茜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心痛地一把将小可欣抱在怀里,躲在一旁。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老式诺基亚手机铃声响起。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只见霍韬,不慌不忙地,从大衣兜里掏出手机向门外走去。

五年来,柳家的人从来没有见到过霍韬打电话,甚至都忘记了他也是一个有手机的人。

“你们快看,这个傻子居然会说话,还他妈的有个手机,哈哈。”

屋子里,柳景天的嘲笑又引起一片笑声。

柳茜捂着小可欣的耳朵忍着眼里的泪水。

屋外,天凝地闭,滴水成冰。

“小韬,五年了,受了不少委屈吧。”电话里想起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霍韬吐了八个字。

“五年前的事处理完了,过了今夜凌晨,你的诺言就算完成了。”

“柳爷爷,三年前走了。”

电话里沉默了半晌说道:“到死都是那么倔,这次是我欠他的。小韬,回来吧,我岁数大了,活不了几天了。”

“你知道家里没人欢迎我的。”

“少提他们,没一个争气的东西!我不能眼看着冯家的这份家业毁在他们手里!只要你回来,条件你随便开!”

“你当太爷爷了,是个重孙女儿,我想陪着她长大。”

电话里沉默了良久,才道:“我安排人在凌月先给你买块地,你先熟悉熟悉,我等你回来,别让我失望!”说完电话那头便挂了电话。

霍韬一身轻松地回到大厅,用衣袖擦了擦冻得通红的鼻子。

哄,又是一阵大笑。

“霍傻子,谁给你打电话?是不是让你去买房?你买的起吗?”

“恩,是打算买一套。”

霍韬难得开口说一句话,傻傻一笑,又坐回到角落的板凳上。

哄--,

在场的族人们一个个笑地前仰后合。

门外,车声想起。

一个身材高大,披着黑色披风的五十多岁男子阔步走进大堂。

整个大大堂霎时安静了下来,径自按位置落座。

“霍韬来了吗?”秘书接过披风,老者坐在大堂正中的椅子上。

“爹,那傻子来了,在那蹲着呢。”柳景天立即回应道。

柳兴业环顾两侧,朗声说道:“既然人都在,咱们长话短说。

过了今夜十二点,老爷子留下的遗嘱就到期了。

霍韬原本就不是柳家的人,柳家对霍韬已有收留之恩!

所以那一成财产完全是老爷子临终前的胡话!

算不得数!”

“对,大伯说的对,凭什么把柳家的财产给一个外姓傻子。”

“你们看看那个傻子的傻子样儿?给他钱,他会花吗?”

“老爷子当年糊涂,我们不能糊涂!我柳家的钱是留给柳氏子孙吃饭的,不是拿来喂狗的!”

柳家族人们你一句我一句同仇敌忾,没有一个人同意给霍韬分配财产。

“凭什么不算!那是当年爷爷亲口应下的,立了法律遗嘱的!”

柳茜气愤地嚷道,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替霍韬出头。

也许是因为女儿,也许是因为那个妻子的虚名!

“柳茜,你姓柳不是姓霍!

你自己问问那个傻子他要不要,他知道钱怎么花吗!”

柳景天厉声呵斥道。

“你们不许欺负爸爸,不许欺负爸爸。”小可欣从柳茜手里挣脱开哭着跑向霍韬。

霍韬一把抱起小可欣,双眸中射出一道寒光,冷笑道:“你们放心,柳家的财产我一分不要。

从今天起我与柳家恩怨两清!”

柳家族人一怔,谁也没有想到傻了五年的人会说出这种话!

年轻一辈儿的子弟哪能忍得了霍韬这般嚣张,一个个摩拳擦掌就要准备动手。

“够了!”柳兴业重重地拍着桌子吼道,对着身后的秘书招手说道:“把法律文件拿给他签字。”

一个瘦高的男子抱着一叠文件跑到霍韬身前,将文件铺到桌子上,指着签字的地方将笔递给霍韬。

霍韬看都不看提笔签上自己的名字,银光一闪食指出现一道伤口,就着流出鲜血按在自己的名字上。

柳家的人相视而笑,满脸鄙夷地看着霍韬。

哀其不幸,恨其不争!

柳茜愤恨地扭过头,眼前的一切让她觉得恶心!

可是,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那把割破手指的刀!

那把刀是如此的快!

快到,在柳家人的眼前都没有被注意道。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