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松子鱼

第1章松子鱼

炽热的火焰蹿高,撩燃了大锅里色香俱备的菜肴,浓郁的香味顿时夹杂着恰如其分的灼烧感散发出来。

轰隆隆的风炉和抽油烟机的噪音里,吴越带着大厨的白色高帽在两排厨师间游走。

“高汤赶紧一勺,对。”

“盐起锅时才能放,你想让食材变成枯柴吗?”

“不要炫技,食材烧焦了就没有味道了,只有恰到好处的灼烤才能外焦里嫩!”

吴越一边指导着众人,一边看着机器里哗啦啦打出来的菜单。

这里是襄城最大的酒楼,而吴越就是这里的厨师长兼主勺大厨。

吴越有目标,要在自己三十岁前拥有属于自己的酒楼,为此他起早贪黑,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谈,一心扑在了事业上。

“厨师长!”

厨房门豁然被人推开,侍应生小李脸色有些难看的望了吴越一眼:“你出来一下。”

吴越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工作时被打扰,可小李是他的同乡,他还是走了出去:“什么事?”

“吴哥,经理让你去一号包厢......刚才那道松子鱼......好像出事了!”

小李的脸上有些担忧,吴越没有多想,跟着他快步来到1号包厢,还未到门口就听见里头吵吵嚷嚷的声响。

他推开门扫了一眼,两个女服务员跪在地上,脸上有红红的掌印,眼泪汪汪,正在小声啜泣。

另外,包厢里还有七八个男人,其中一个鬓角斑白的老者躺在包厢的太师椅上,脸色十分难看,出气多进气少,十分虚弱。另外些则都是黑衣人,表情十分严肃,经理正在给其中一个接连陪着不是。

“经理!”吴越和经理打了声招呼,然后朝着几个黑衣人说道:“我是厨师长,刚才的松子鱼是我做的,跟她们没关系。”

“你做的?”正和经理说话的那人,听到吴越的声音后,朝他走了过来:“我们老板吃了两口这盘松子鱼,刚才差点没抢救过来,说说吧,怎么回事?”

吴越皱眉,按道理说,在餐厅遇到这种事情也不奇怪,可他做了这么多松子鱼,材料,手法,等等,都差不多,不可能单独在这里出问题才是!

“我的松子鱼绝对没有问题,做了这么多,不可能单独这一盘出问题吧?”

“我不想跟你废话,我们老板差点送了命,既然你觉得这盘鱼没什么问题,那你把它吃完吧!”

那人说着,挥了挥手,剩下的几个人立即冲了过来,将吴越两只手压住,一脚踢在他脚腕处,吴越顿时就跪在了那老者面前。

此时,那老者好像缓了一口气,冷冷的低下头,看着吴越,没有丝毫怜悯,并未阻止几个手下将吴越的嘴巴撬开,就要往他嘴里灌鱼。

“你们这是欺负人,我要报警!要是我的松子鱼有问题,我愿意承担责任,可我做了那么多松子鱼都没事,为什么偏偏你们老板出了事,谁知道他是不是吃了什么其他东西?放开我,我要报警......”

吴越挣扎,但又怎么挣得脱这几个壮汉?依旧这么被死死的压着,有人捏住他的两腮,使他无法闭上嘴巴,整盘松子鱼就这么以最野蛮的方式一点一点塞进了他的嘴里。

脆硬的松子鱼卡入口腔,细小的尖刺刮蹭在他的唇舌上,酸甜的番茄酱翻涌着波浪。

吴越来不及吞咽,被骤然而来的食物刺激得一阵恶心。

他用尽力气推开站在跟前的人,想要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可还没等他动作,头发就被人狠狠揪起,往后用力一拽。

头皮发麻,吴越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再度后仰倒地,燥热的汗味充斥鼻端,这一次除了松子鱼,桌子上其他的菜也都乱七八糟的涌了进来。

各种汤汁淌了吴越一脸,顺着他的脸颊浸湿了衣裳。

窒息的感觉一浪高过一浪,吴越脑子发木,眼前那张壮汉的脸渐渐变成了两张、三张......狰狞的表情渐渐虚化成一片透明。

他看得见那人不住的给他塞菜,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向他。

可他四肢僵硬无力,触觉、视觉、嗅觉都逐渐消失,四周渐渐陷入一片黑暗......

自己是不是快死了?

吴越心底发凉,他还不想死,他才二十几岁,事业正在发展期,他还没有谈女朋友,还没有拥有自己的酒楼,还没有结婚生子......

强大的执念让吴越又挣扎了一下,一只手猛然将他从黑暗中提了起来。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