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5章 过来打狗

第5章过来打狗

风絮拳已经被景空形学的七七八八,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修炼残招疾流剑。

前世的景空形对于剑并不陌生,虽然无法修出内力,但是平日的剑术也颇有染指,对于剑法也有着一些见地。

疾流剑只有一招,但是动作却十分复杂,翻开这本功法,景空形的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

虽然只有一招,但是这一招,却包罗着剑术中的“云、截、点、刺、扫、劈、挑”其中奥义,其晦涩难懂,让景空形看的有些眼晕。

不过景空形并不气馁,依旧站在那里,手里捧着功法,下盘不动,上身却不断摇摆,仿若风中柳枝飘摇不定。

生活处处可以修炼,景空形深谙其中真味,即使是研究功法,依旧不忘练习国术中站如松摆如柳的奥义。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景空形的思绪一直沉浸在这一招剑法中。疾流剑,依旧讲究的是快,让若急流中穿梭的小船,一旦快不过急流的速度,就会坠入万丈深潭。

看着看着,景空形的眼睛突然瞪大,原本这些复杂难懂的招式,仿若突然活了过来,然后慢慢分解,随即那些整合的招式,都开始分散成一招一式,原本复杂难懂的奥义,此刻却变的简单无比。

“原来是这样!”景空形心中一突,脑海中不断的演算这些招式,一步步的将这些招式分解,最终,整个疾流剑,就被景空形分解成了一云、一截、一点、一刺、一扫、一劈、一挑这七个步骤。

想到这里,景空形干脆抛开疾流剑不管,直接开始练习剑法的基础功法,就是那简单的一招一式,开始在景空形手中挥舞。

虽然手中拿的是锈迹斑斑的破铁剑,但这依旧不会影响景空形练剑的激情,一个简单的挑剑,都会被他练习十遍、百遍、千遍!

“嗖嗖嗖”景空形挥汗如雨,不断的练习这些基础功法。景天曾告诉自己,基础乃武学重中之重,无论是何种武学,终究是万变不离其宗,依旧是一招一式搭接而成。对于自己师傅的话,景空形自然牢记在心,此刻修炼起这些基础招式,也是格外的用心。

终于在第十日,景空形停止了这些练习,开始将这些简单的招式拼凑。

原本复杂难懂的招式,此刻在景空形眼里却简单无比,手轻轻一挑,手中的铁剑顿时一扬,猛然一收手,手中的铁剑在空中划了一道弧度,身形快速向前,再次挥出。

虽然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练习疾流剑,不过景空形展现出的招式依旧是凌厉无比,仿若急流中穿梭的小舟,从容自若,又如同随波逐流的草叶,在急流中快速前行。

“呃!”突然,景空形闷哼一声,胸口顿时传来一阵疼痛。

这疾流剑虽然只是残篇,但是威力奇大,需要更多的武之气供给,仅仅一招,就强行抽空了景空形体内的武之气,这疾流剑,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修炼的来。

“看来要快速提升实力,我现在已经是二印巅峰,需要一个突破的契机,聚气丹虽然是灵药,不过毕竟灵气不足,不知道街上可有什么灵药,为我进阶助上一臂之力。”景空形低着头默默沉思道。

对于疾流剑的威力,落扬自然也很是看好,这种功法既然需要大量的武之气支撑,自然就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威力,以景空形现在的实力施展,明显有些供应不足,只有达到三印,或许才有施展之力。

打定主意,景空形就不再修炼,回到房内拿出自己剩余的所有钱财,点清之后才发现也就是一百二十两银子。

“希望这里的药材,不要太贵才好。”景空形无奈的叹口气,换身衣服就出了房门。

虽然景空形是景家出名的废物,不过见过景空形的人并不多,所以景空形来到街上,并没有人指指点点,景空形走的也颇为自然。

“无踪叔,我说你那个废物儿子,跟初雪姐一点也不般配,这婚约,你就提出解决算了。”一个很是不屑的声音响起,立刻吸引住了景空形。

“放你妈的屁,武家的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景无踪瞪着眼前的少年呵斥道。

落扬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约莫十四五岁,身材很是壮硕,

“老废物,你还不如你那个儿子,一个一身修为俱毁的废物,也敢跟本小爷面前撒泼?实话告诉你,你们父子两个废物,老的没资格教训我,小的没资格娶初雪。初雪和我大哥两情相悦,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放肆!找死!”听到武流风的话,景无踪不禁大怒,虽然一身修为被毁,但依旧右手成拳向着武流风打去。

“老废物,找死!”武流风看到景无踪冲上来不禁讥笑一声,身形微微一闪,右手也是猛的一拳打向景无踪。

武流风的实力已经达到三印,实力和修为被毁的景无踪相比自然高上一筹。

传闻当年景无踪的实力达到了九印,眼界与阅历自然十分丰富,即使一身修为被毁,看到武流风来势汹汹的一拳也面不改色,身形微微一偏便躲了过去。

而看到武流风如此凶猛的拳法,景空形也猜测这武流风的属性为金,只有金属性的拳法,才适合修炼如此霸道的功法。

“咦?”看到景无踪竟然躲了过去,武流风嘴上惊疑一声,随即看到景无踪向着自己打来一拳,当下干脆不去躲闪,也是一拳打出,直接轰在景无踪身上。

“嘶”,武流风被景无踪一拳打中也不禁咧了咧嘴,虽然景无踪一身修为被毁,但是力气倒是出奇的大,而且打在自己的腋窝下面比较脆弱的地方,一时间也是疼的吸了口气。

“呃”景无踪则是闷喝一声,被武流风一拳轰出重心已然不稳,身形立刻后退,眼看就要倒地之际,身体却突然一轻,被一个人稳稳扶住。

“空形?”景无踪扭头一看,却发现扶住自己的人,赫然是自己的儿子景空形:“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看到有条狗咬我父亲,过来打狗!”景空形说完,目光如电,顿时射向武流风。

武流风毕竟年幼,被景空形如此凌厉的眼神看过,心中也是一突,随即想到这个家伙正是景无踪这个老废物的儿子,当下忍不住讥笑道:“哟?废物的儿子不还是废物吗?现在的废物都这么厉害,一个个都叫着要收拾人,结果还反过来被人收拾。”

“无说空形啊,韩初雪并不是你这种癞蛤蟆能够吃到的,抓紧打消掉这种念头……”不待他说完,就看到景空形一拳向着自己打来。

“哟呵,还真敢过来?今天本大爷高兴,先让你三招,以免让人怀疑我欺负废物。”武流风哈哈大笑一声,也不还手,身姿一歪试图躲过景空形的一拳。

景空形对于武流风让自己三招的大话自然不会反对,自己这次来,就是要好好收拾一下咬自己父亲的狗,他让自己三招,正好方便了自己下手。

打定了教训武流风的念头,景空形立刻的招式顿时一变。

“空形不可,快点回来,你……”景无踪大喝让景空形回来,却突然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住,仿佛被一只手抓住了喉咙再也说不出话来。

只见景空形身形一闪,原本打出的右拳在空中划过一道夸张的弧度,然后就直冲武流风脑门。

“啊!”武流风没想到景空形竟然还有如此一手,当下惊呼一声,也顾不得刚才说的让景空形三招,急忙出手迎向空形。

即使对方是三印,景空形这次仍然选择硬抗一次,他要知道,三印的力量,和自己现在相比,到底差距多少。

“砰”的一声,两人的拳头顿时打在了一起,景空形蹬蹬蹬倒退三步稳住身形,而武流风则蹬蹬倒退了两步。

这一轮虽然看起来是景空形略逊一筹,不过景空形此刻心中则是大定,自己修炼的开天诀,果然是上等的功法,即使自己现在是二印的实力,与三印的人较量起来,也只不过略逊一筹而已。

而且自己修炼的功法风絮拳,根本就不是与人硬悍实力,而是凭借神出鬼没的出招方向,打的对方措手不及。

“再来!”力量的较量过后,景空形心中大定,风絮拳,快若风,乱如絮,风中柳絮,飘零无踪。一时间,景空形双拳齐齐打出,凌乱的拳影顿时让武流风惊慌失措。

刚才力量的对拼自己并没有讨到多少便宜就已经让他心里有些慌乱,现在看到景空形如此凌厉的招式,方寸大乱,一时间根本把握不住景空形出招的方向。

“砰!”景空形一拳打在武流风的下巴上,顿时将其打的向后一仰。景空形趁势右腿一扫,就听扑通一声,武流风的身形立刻倒在地上。

“我叫你打我父亲,我草你吗!叫我父亲废物,我看你就是一杂碎,一个连废物都不如的杂碎!”景空形左右开弓,先是几个重拳将武流风打的七荤八素,随即巴掌如同雨点一般落在武流风脸上,瞬间武流风的脸就肿的老高,成了一个猪头。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