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1章 真爱吗?

第1章真爱吗?

叶子涵并不是自愿嫁给程丰羽的。

今晚他们却要一起走过红地毯,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叶子涵要扮演好程家新媳妇的角色。

“子涵,该换衣服了,你看这都是丰羽亲自准备的。”朱月华拿着一件纱裙推门进来,叶子涵站在窗前发呆。

月朗星稀的夜,是幸福的象征么,还是以后安宁生活的象征?

“在想什么?”朱月华一边问一边将白色的纱裙放在床上摊开,眸底闪过一丝惊艳。

款式虽然简单了点,但能吸引人的眼球,朱月华的眼角很快拉开,她的儿子就是这么有眼光。

叶子涵要求婚礼从简,无论是在服装还是酒席方面,他们程家是有些为难的,不过有了这件婚纱,待会儿子涵穿上它,叶家应该没什么话说了吧。

程家的媳妇,哪能俗气呢!

至少,这件婚纱她觉得是无可挑剔的,以子涵的性子也定是喜欢的。

叶子涵怔了怔,视线定格在那件洁白的纱裙上,应她的要求,款式确实简单,不过裙摆上的花瓣却吸引了她的目光,用粉红色水晶拼凑而成,星星点点印在裙摆上,整体效果,她还没穿上就能想象有多美好。

明明是很简单的一件婚纱却让她移不开眼,可见,程丰羽是用了心的,只是——

顿了数秒,叶子涵艰难的朝朱月华开口,“我——我想要穿旗袍。”

朱月华欣喜的脸色‘咻’的暗了下去,正想训斥,突然一道温润的声音插入,“怎么想穿旗袍了呢,不是你说那种款式复古又……”

朱月华听不下去了,朝儿子指责,“丰羽,你这媳妇可真难伺候。”

“妈,您出去吧,外面好多人找你呢。”

朱月华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可看叶子涵的眼神明显多了层不满。

化妆间很快安静下来。

程丰羽拍了拍叶子涵的肩,看了眼摊开在床上的婚纱,柔声道,“换上吧,没多少时间了。”

“那个,那个,我,我就是觉得太露了。”叶子涵有些懊恼,不知该作何解释。

她不愿程丰羽的用心白费。

程丰羽不甚在意,抬起手拂过她还未盘起的发丝,唇角浅勾,“我已经让人去帮你挑了,现在我就想看看你穿婚纱的样子。”

说完,程丰羽悠闲的在化妆镜前坐了下来,明显是不准备走了。

叶子涵胸口灼痛难当,并不是她难伺候,而是她的胸口被某个人留下了印记,若是穿上那件婚纱,无疑,肌肤上鲜红的吻痕会被程丰羽看到。

那些吻痕如烙印一般刻在她肌肤上,叶子涵努力了很久,怎么都无法将它们抹去。

唯有旗袍能遮掩!

“害羞了么?”见她迟迟没有动作,程丰羽笑着起身,换了一身白色西装的他俨然一个高贵的王子。

这女人,冰冷惯了,红起脸来应该是极好看的,只是,他却没能如愿见她害羞的一面。

叶子涵站在那儿没说话,眼皮突突直跳。

“不逗你了,我先让人帮你过来化妆,待会儿送衣服过来。”

他总是如此体贴。

叶子涵点点头没再拒绝。

“陆少!”

两个字如雷贯耳,叶子涵的心一阵猛抽,还未看到人,她就能感受到一股庞大的气息朝自己靠近。

他来了!

程丰羽的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伸手将她护在怀里,像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别怕,有我呢。”

他的安慰是她的调味剂,心情稍稍缓解了些许。

她不是怕,而是心慌的厉害。

“陆少,怎的让您亲自来了?”

是父亲叶卫川的声音。

她的父亲,在那个男人面前永远都是这副模样。

微微侧目,透过门缝隙,叶子涵正好能看见男人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深吸口气,怎么都无法稳定心神来。

“叶总真会开玩笑,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呵呵,是我见外了。”

“叶总嫁女,我作为叶家待定的女婿,怎么也该过来看看。”

“陆少言重了。”

这称呼,转变得够快。

说话间,门被推开,那个男人就这样肆无忌惮的闯了进来,而她所谓的父亲竟然连一句阻拦的话都没有。首先撞入叶子涵眼帘的是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那是他独特的象征。

他一来,偌大的化妆间就连空气都变得凝重起来。

叶子涵捏着婚纱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他的气息很强大,吸入肺里仿若一把硬生生的刀片,凌迟处着她的心脏。

叶子涵没抬头也能想象,此刻,那张倾城容颜是怎样一副表情。

他的突然闯入引起了程丰羽的不满,就在程丰羽准备下逐客令时,身旁的叶子涵拉住了他,扬起素颜朝天的脸示意他不要出声。

陆寒声什么来路她略有耳闻,再者他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真要斗起来,程丰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节骨眼上,叶子涵自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谈话,还在继续。

“叶总,初来贵地,昨天我找人算了一卦。”忽而,男人的话题不知怎的就转移到了这上面。

“陆少也信这个?”叶卫川挑眉,对男人没了之前的惧色。

男人摆摆手,笑得一脸邪肆,从进来到现在,他的视线并没有落在叶子涵身上,仿佛这间化妆室里就只剩下他和叶卫川两人。

他立在窗前,叶子涵的眸光聚焦在他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上,她真的很好奇,若是夏天,他也不会将手套摘下来么?

尽管他的手套都是量身定做的,可夏天戴那个东西,也会热吧。

手套下,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男人突然转过身来,故意凑过身在叶卫川耳旁低语,“真是好笑,那人竟然说……”他故意顿了顿,狭长的凤眸扫过化妆室的每一个人,又像是不经意提起的一句玩笑话,“他说,能和我匹配的女人,胸口上要有一颗红痣。”

声音很轻,却足以让房间内每个人听见,叶子涵胸口甚是难受,明明是一句玩笑话,他却能让人有当真的本事。

叶子涵的手狠狠掐住程丰羽的手掌,示意他别冲动,尔后,她缓缓抬头,望进一双深不见底的瞳孔里,那里面仿若潜藏了她从未见过的一种东西,顷刻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扎进了她的心,揣揣难安。

红痣?算命?他还真能瞎编。

曾经,他们夜夜纠缠索欢,她身上的这点特征他知道,叶子涵一点都不奇怪。

“叶总,您说,这个该信么?”男人笑得深不可测,将这个问题丢给了叶卫川。

叶卫川神色微僵,朝男人笑了笑表示赞同,很快将目光放到叶子涵身上,走过去关切的问,“子涵,你脸色不太好,是不舒服么?”

“没想到叶大小姐也是念旧之人,嗯……不过,我还是觉得白色婚纱适合叶大小姐,更衬你的肌肤,摸起来触感不错。”

他立在那里,说出的话似是漫不经心,却像一枚炸弹猛然丢出,炸出了他们之间的大秘密。而他此时的眼神波澜不惊,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意的。

叶子涵咬了咬唇,被程丰羽握住的手渗出一缕薄汗。

“陆寒声!”沉默良久的程丰羽终而忍受不住。

程丰羽饶是修养再好,也无法忍受陆寒声的公然挑衅。

陆寒声眯了眯眼,凝结成冰的眸光直直射向相拥的二人,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脸上的笑意却依然未减半分。

程丰羽是么?呵!

叶卫川眼看形式不对,正琢磨着该如何开口缓和气氛,叶子涵扬起脸,用女主人的身份交代,“我出去一会儿,你们先聊着。”

在某些人面前,她不能乱了阵脚。

她前脚刚走,果然,他后脚跟了过来。

“你什么意思?”叶子涵见差不多了,顿住脚步,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

他修长的身躯站在三米开外,由于光线问题,整个人罩在最暗处,使得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加阴沉。

这才是真正的他吧,比起刚才在化妆间内的笑,叶子涵宁愿面对此时的他,至少,她能知道,他是生气了,怒了。

陆寒声抿着唇往前走了几步,两人之间生出一拳头的距离,不知是不是他的气场太过于强大,她的心脏忍不住狂跳起来。

男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抬起,叶子涵退后两步,他的手华丽丽的僵在原地,很快,又垂了下来,像是不怎么在意,“什么意思?呵,叶子涵,跟了我这么久,你真是一点也没学聪明。”

“你和我爸爸之间的交易我不管,嫁给你的人是我妹妹。”

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

“你妹妹胸口上也有红痣么?”他如火的目光定格在她胸口上,仿若一个猎人看着美味的猎物。

“你——”陆寒声会信这个?别搞笑了。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叶子涵才不管他信不信,不在她的范围之内。

“是么?”他笑,两手慵懒的插在兜里,眼神高深莫测,缓步逼近,他的气息越来越浓,单手迅速钳住她的下颌,二人瞳仁里映出彼此的放大的脸,“当初诱惑我的时候怎么不说,嗯?”

该死的,就没有一个女人敢骗他!

“这么久,你该清楚我的脾性。”他神色骤然一沉,目光冰冷的似要刺穿她的皮肤。

即便到了这一刻,她也没有表现出半丝的惧怕。

“你想怎么样?”

话出,他蓦然松了手,很夸张的退开身,两手张开,邪肆的笑从唇角漾开,“没看到我是来参加婚礼的么,不像?”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修长的身躯消失在空荡的廊道里。

一段对话,叶子涵还是猜不出他真正的意图。

过后,她从相反的方向离开,就像他们的命运,背对背离开,结束那段短暂的艳情。

一个小时后,叶子涵化好妆,还没来的及换上旗袍,程丰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整个酒店都没了他的踪影。

叶子涵拨了好几个电话,回答她的都是关机。

她的猜测没错,陆寒声不会让她这么顺利举行婚礼。

终于,她没了办法,拨通了那个铭记于心的数字。

“怎么,想改嫁?”可以听出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是何等的愉悦。

“陆寒声,你把程丰羽怎么样了?”她几乎是怒喝出声,连身子都颤抖起来。

直到这一刻,她才深觉害怕。

他的手段,她不清楚,但见识过,用狠辣根本不足以形容。

“啧啧,当真是伉俪情深。”他笑,明显的讽刺。

“陆寒声,我不欠你什么。”

“盘山路口。”

男人冷冷甩下四个字便掐断了电话,叶子涵甚至连考虑的余地都没有。

这个地方让她心惊胆战。

陆寒声,他到底想干什么?

“涵涵,你去哪儿,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不知情的朱月华见叶子涵从酒店后门急匆匆的离开,赶紧将她拦住。

“我很快回来。”叶子涵没时间解释,将她推开,跑了出去。

盘山路口,往上,山路崎岖,这是有钱人寻求刺激的游戏,飙车,每一次都会让很多富家公子哥因此丧生。

“子涵,回去,回去!”叶子涵还没缓过气,程丰羽几近破碎的呐喊声刺入脆弱的耳膜,她抬眸,一眼便望见对面穿着赛车服的程丰羽。

叶子涵想也不想的跑过去,拽起程丰羽的手,急切道,“你和我一起回去,一起走。”

“叶子涵,他说,你们是真爱。”

陆寒声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她身后,脸上的笑阴鸷而冷厉,叶子涵回头,心狠狠的惊了一下,他身上的杀气很浓,尤其是那双眼迸射出的猩红,是何等的骇人。

“陆寒声,你想赛车,想送死没人拦你。”一着急,话就这样从叶子涵的口中溢了出来。

陆寒声勾唇,却没形成任何弧度,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朝程丰羽点了点,似是解释,“是他说的,想在我面前证明,对你的爱。”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