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9章 名片

第9章名片

赵春花张了张嘴却无从反驳,见赵春花语塞,刘斌感觉很爽,刘斌将目光落在程远身上,用居高临下的语气道:“远哥,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只要你把燕子让给我,我保证让你的业绩超过花姐。”

“小刘,你怎么可以这样?花姐平时待你不错吧?”赵春花急眼了,如果刘斌帮程远,被炒鱿鱼的肯定是她。

“这个条件让人很心动。”

听到这话,刘斌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穷比,跟我斗?就在刘斌想说几句场面话的时候,程远继续说道:“可惜,燕子不是货物,她有自己的思想,她跟谁亲近完全取决于她自己。所以,小刘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和花姐的事各凭本事。”

“好!好一个各凭本事!姓程的,你就等着被炒鱿鱼吧!”说完之后,刘斌扭头看向赵春花,“花姐,我有个微信群你加一下,里面的朋友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花姐进来之后肯定会有所斩获。”

“谢谢小刘,谢谢小刘!”赵春花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

赵春花和刘斌在一旁聊的不亦乐乎,几乎将程远当成了透明人。赵春花很争气,短短的半小时时间,她就成了三单。赵春花扭头撇了程远一眼,她的心中不停的腹诽,年轻人火气大,不懂得隐忍。如果得到刘斌帮助的是程远,那局势就不是这样了。

“花姐真能忽悠,简直把这些老板给忽悠晕了,这才多会功夫就成了三单?妈呀,今天花姐的业绩营业额过万了!”这话看似是说给赵春花的,其实刘斌的目光一直在看着程远,小样,跟我作对,你就等着被炒鱿鱼吧!

“我还有点事,告辞。”程远当然知道刘斌在秀优越感,如果他找邱林帮忙,这点业绩算个蛋?只是,程远不喜欢求人,他喜欢正面面对困难。

就在程远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女高音突然传了过来:“老黄,你别吓唬我!”

程远停下脚步,扭头看去,只见一位身体略略有些发福的中年人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中年人身边有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妇女,中年妇女一脸的惊慌。

看清楚这俩人的样子,赵春花眼睛一亮,倒地的中年人是承天集团董事长黄承天。承天集团可是江城数一数二的集团公司,跟他搞好关系,那订单不是哗哗的?

赵春花三步两步的冲上前去,一脸殷勤的帮助中年妇女将黄承天扶了起来:“黄太太,赶紧打120。”

“好好,你帮我扶着老黄。”

黄承天老婆慌乱的从手包中翻出手机,想要拨打120急救电话。就在此时,程远一脸严肃的走上前来,发出一声厉喝;“马上把他放倒!”

“程远,捣什么乱?一边去!”这可是和黄总拉关系的大好时机,绝对不能被程远给破坏了,赵春花一脸警惕的看向程远。

“花姐,你们会害死他的!赶紧将他放下。”看到黄承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程远一脸的焦急。

“程远,不懂就不要乱讲!黄总这是中风了,扶黄总坐起来可以让冲入脑部的血液压力降低一些,可以避免中风症状进一步恶化!”显然赵春花对中风有一定的了解,说的也很专业。

“花姐,你搞错了,黄总不是中风,你真的会害死黄总!”程远摇摇头,他一眼就看出黄总是被异物呛住了气管。

“远哥,你就是个卖药的,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不懂就别捣乱。”刘斌的表情不阴不阳。

“程远,这里没你事!你一边去!”赵春花很确定,黄总不是中风就有鬼了!

“得罪了。”此时情况万分危机,程远没时间跟赵春花和刘斌做口舌之争。程远抬手在赵春花的脉门上轻轻一按。赵春花的手腕一麻,顿时失去了力气。

黄承天的身子失去了支撑,缓缓的向一旁倒去。程远一把扶住了黄承天的身子,将他慢慢的放倒在地。

看到这一幕,赵春花一脸焦急的喊道:“小程,你怎么可以将黄总放倒?他可是中风发作,在放倒的情况下,没有高度差,涌入脑部的血液会大大增加!黄总危险了!”

“远哥,你最好祈祷黄总没事,否则,你就等着进局子吧!”刘斌一脸的戏谑。

“谋杀!你这是谋杀!快点将老黄扶起来!”直到此时,黄承天的老婆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指着程远的鼻子破口大骂。

“别吵。”程远冷喝一声,将黄承天的老婆镇住。他接下来的动作让三人惊爆了眼珠子!程远居然拎起黄承天的双脚将他提了起来!然后在他的后背上踹了一脚!

“远哥,你不要冲动,不就是被炒鱿鱼吗?至于吗?弄出人命多不好?”刘斌翻了翻白眼,程远肯定吃错药了。

“我跟你拼了!你还我老黄!”黄承天的老婆犹如一只发疯的雌豹子,冲上前来,不停的对程远又抓又咬。

程远无视黄承天老婆的动作,抬脚再次踹向黄承天的后背。哇的一声!黄承天突然吐出一大口浓痰,他的脸色很快好转。程远满意的点点头,将黄承天平放在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三人彻底懵逼,尤其是黄承天的老婆,她表情就像是见了鬼一样,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她的双手还在撕扯程远的运动服。

“胡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的救命恩人?还不快些松手?”缓过一口气之后,黄承天一脸不满的看向自己的老婆。

黄承天的老婆触电似的松开手,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垂下脑袋。赵春花和刘斌就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这尼玛,究竟是什么鬼?

“这张卡里有五百万,密码六个八,聊表黄某的感激之情,恩公一定要收下。”黄承天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程远。

五百万?赵春花的小心肝都颤了起来,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程远,有了这五百万,程远再也不怕被炒鱿鱼了。

程远毫不犹豫的将银行卡推回去,一脸正色的说道:“治病救人是医者的天职,这钱我不能收。”

“这是我的名片,请恩公收下。”黄承天看出程远不是做作,果断的掏出一张纯金打制的名片,拥有这张名片相当于黄承天亲至,可以在承天集团所有产业免单消费。

看到这张名片,刘斌的下巴几乎掉了下来!身为江城首富,黄承天一共发过三张纯金名片,这三个人的身份都极为显赫!据传,其中一张在江城市委书记手中!程远何德何能?

程远接下来的举动让刘斌彻底石化,这厮居然用牙齿咬了咬纯金名片,在上面留下了几个牙印!

“是纯金的!看来黄总是个有钱人啊!既然黄总这么有钱,把我包里的这些药买下来吧!这里面恰好有补气的保健品,服用之后,黄总再也不会被浓痰卡住气管。”

“额……好吧。”黄承天哭笑不得。

完成了这一单,程远感觉很爽,这下他的业绩超过赵春花了。程远笑眯眯的看向赵春花道:“花姐,我收工了,再见。”

二手桑塔纳渐行渐远,赵春花仍然没有从五百万的冲击中走出来,喃喃的说道:“小刘,程远是不是傻?这可是五百万啊!他怎么能拒绝呢?”

刘斌苦笑着摇摇头,五百万算什么?有了那张名片,程远这辈子就不愁了!

成功将一大包药卖了出去,程远赶紧很爽,刚回到家的时候,他接到了老妈的电话。

“小远,快些来江城第一医院,你姥姥晕倒了。”吴秀文的声音很焦急。

“哎!我马上到!”听到姥姥晕倒的消息,程远赶紧掉头,向江城第一医院驶去。

程远抵达江城第一医院的时候,他的姥姥陈玉梅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

一看到程远,吴秀文就哭诉:“你姥姥平时很健康,怎么突然就脑溢血了?小远,妈妈真应该听你的话,如果早点给你姥姥吃那些养护心脑血管的保健品,你姥姥也就不会得脑溢血了。”

程远用力的抱住自己的妈妈,不停的低声安慰:“妈,你放心,姥姥一定没事的!”

整整等了三个小时,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手术室大门才被推开。吴秀文一把抓住周医生的胳膊,一脸紧张的问道:“周医生,怎么样了?”

“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不过需要住院继续观察。”周医生的表情略略有着一丝疲惫。

“谢谢周医生!谢谢周医生!”

周医生笑眯眯的说道:“吴女士,快些去联系病房部吧。”

“好的,我这就去联系病房部。”

病房部人满为患,有好几个病人家属在排队,程远很守规矩的站在队伍后面。吴秀文则在一旁观望。程远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军人窗口,一脸苦笑着摇摇头,如果没有被开除军籍,他就不需要排队了。

一刻钟后,程远来到了队伍中第二的位置。

“普通病房还剩下一个床位,高级病房倒是很充足,先生要什么病房?”

听到这话,程远很平静,吴秀文的一颗心却吊了起来!她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高级病房住不起。好在的是,排在程远前面的男人想了想之后选择了高级病房。

就在吴秀文长出一口气的时候,排在程远身后的那个衣着华贵的中年妇女突然从队伍中走出,三步两步的冲向军人窗口。

“同志,我要一个普通病房的床位!这是我的证件。”

中年妇女悄悄的将一个红包递了过去,看到如此有诚意的‘证件’,窗口的工作人员很痛快的给中年妇女办手续。看到这一幕,吴秀文忍不住了,冲上前来嚷嚷道:“这是军人窗口!你的军官证拿出来看看!”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给你看?”中年妇女很蛮横。

“大姐,你行行好吧,别跟我们这些穷人抢普通病房。只有高级病房才能配上您的身份。”吴秀文一脸的哀求。

“这还算句人话,如果是我住院,肯定住高级病房,但是住院的是我家工人,他那样的贱命,只配住普通病房。”中年妇女说的是自家工人,目光却死死的盯住吴秀文,仿佛在说,你这贱命,就配住普通病房。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对人要有起码的尊重!”吴秀文很生气!

“贱骨头不需要尊重!住普通病房的都是贱骨头!那是你儿子吧?这么大人了,穿一身运动服,果然是穷比!想住普通病房?求我啊!”中年妇女一脸不屑的扫了程远一眼。

就在此时,程远前面的男人办完手续离开。程远抬手将五万奖金拍在台面上,淡淡说道:“来个高级病房。”

自始至终,程远也没有看一眼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却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程远的五万块钱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有些人果然是穷比,只能住普通病房。”吴秀文大爽,一脸戏谑的看向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差点吐血。

小插曲很快过去,办完手续的程远带着姥姥来到五零三高级病房。高级病房面积较大,病房中只有两个床位,电视,空调,热水器等设备一应俱全。当然了,高级病房价钱也高,一天一百五,简直像是在住酒店。

五零三高级病房中住着一位姓杨的老太太,杨老太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很有气质,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在一旁伺候着。

将陈玉梅安排好,吴秀文就回家了,她要抓紧时间睡觉,半夜好替程远的班。老人之间熟络的很快,不一会功夫,陈玉梅就和杨老太姐姐妹妹的叫上了。

看着程远不停的给杨玉梅讲笑话,杨老太一脸羡慕的说道:“妹妹,小远真是个好孩子,有耐心守在病床前。不像我,孩子们就知道送钱。”

“老姐姐,话不能这么说,这年头,忙点好,忙说明有本事!小远就是没本事,如果他有本事,肯定不会陪在病床前的。”虽然谦虚,陈玉梅却是一脸的喜意,老年人图个什么?不就是图个膝下承欢吗?

“我倒是宁肯孩子们都普通点,这样我也不用沦落到被护工照顾了。”杨老太一脸的苦涩。

“奶奶,您又在说我们坏话。”

一道细细的女声传来,犹如黄鹂鸣叫一般悦耳。程远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病房门口。

来人是一个穿着白色貂皮大衣的女孩。女孩身高一米七左右,她的容貌秀丽,气质出众,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子大气。

细细看去,女孩秀发如瀑,双眸如水一般纯净,眉毛修长,鼻子高挺,小嘴如樱桃般小巧,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女孩叫杨婷,是杨老太的孙女。

极品,程远悄悄的在心里点了个赞。

“婷婷来了?快过来坐。”

“奶奶,今天身体好些了吗?”女孩快步走到杨老太的病床前,将手中拎着的水果一股脑放到了床头柜上。因为女孩的到来,杨老太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发觉自己居然会对一个女孩感兴趣,程远轻轻的摇摇头,继续给陈玉梅讲笑话。

程远的笑话绘声绘色,很快将杨老太和杨婷给吸引住了,讲到高潮的时候,就连杨婷都抿嘴轻笑。杨婷很奇怪,这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只看了自己一眼,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魅力?

见杨婷不停的打量程远,杨老太的眼睛一亮,扭头看向陈玉梅问道:“陈家妹妹,你外甥结婚了没有?”

“结婚?别提了,这个小混蛋连女朋友都没有。”一提起这个事,陈玉梅就一肚子气,他盼着抱外孙已经望眼欲穿。

“好!太好了!”杨老太忍不住拍手直乐。

“老姐姐,这有什么好?我都快被这个混蛋小子给急死了。”

“妹妹,你看我这孙女怎么样?”

“奶奶!~”杨婷拖着绵羊音,露出小女儿态。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杨婷,陈玉梅的眼睛一亮,很快又黯淡了下去,摇摇头道:“老姐姐,这闺女真俊!就像是画上下来的人一般。我家小远怕是配不上她。”

“妹妹这话就不对了,现代社会,像小远这么孝顺的孩子已经找不到几个了,谁跟了他肯定会幸福一辈子。”

听到杨老太夸奖程远,陈玉梅笑成了一朵花,陈玉梅笑眯眯的看向杨婷问道:“闺女,你没吃饭吧?”

“可不是,刚拍完戏就过来了,一来就听到奶奶在说我坏话。”杨婷故意摆出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拍戏?程远眨眨眼,怪不得感觉杨婷有点眼熟,原来她是个演员。对了,她主演的《江城小事》正在热播。陈玉梅轻轻的碰了碰程远的胳膊道:“小远,你也没吃饭,正好可以请婷婷吃顿饭。”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下载客户端,签到领好礼
酷爱书院  m.dsrea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