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六章 宫墙魅影

第六章宫墙魅影

赫连辰依旧低眸,子夜般的双眸看不出情绪。三千发丝散于榻上,没有开口,似乎在思考什么。

管家继续候着,不敢抬头直视。

要说当世最完美的人,非得是他家主子不可,要不自己伺候他这么多年,怎么就还不习惯这妖孽般的气质,甚至与他直视一小会,额间还会微微冒汗。

“再等等。”上头总算有了回音,管家道了声“是。”就退了下去,他家主子,不喜欢人打扰。

不久,夏宫内又一懒散的声音响起:“暗,这届入选的还是西区?”

“是的,主人。”不远处一道黑影打夜辰发声起,就直挺挺的跪于前方,恭敬的回话。

夜辰手中拨弄的夜明珠啪嗒啪嗒的响着,没人猜得出他此刻的想法,在许久后才开口:

“去,查查哪个院。”

“是。”黑影领命后,身手矫捷的消失在夏宫内。

隔日一早,凝歌便随车入宫。马车刚驶到宫门外,殷凝霜便由另一辆事先备好的华丽马车接了去。

两人分别时,殷凝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要把她看穿似的;

凝歌倒也泰然,转身前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气的她提裙的手紧了紧,隔了些许才把自己的表情调整好,恢复一贯的淡然出尘。

眼见的宫女见两人分开后,就上前领着凝歌前往上头安排好的住处。

走着走着,凝歌觉得自己七拐八绕的像是在迷宫中打转,过了好些时候,才来到个偏僻落魄的院落前,

宫女见人已带到,匆忙的俯了个身子说:“姑娘住的地方到了,那奴婢就不多停留了。”说罢,还没等凝歌开口就迅速的离开了。

“哎——”,

眼见宫女以超高速消失在拐角处,凝歌站在这破落的院前认命的叹了口气。

好吧,住就住吧,多大的事,她本也就不指望进宫后会被安排到什么好地方,如今瞧着这“清宁院”,地方虽偏僻倒也可以图个安静。

推门而入,干净的庭院中种着两棵只有枝桠、没有花叶的枯树,它们相互交织缠绕着,以极诡异的姿态在院中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这屋子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但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外观寒碜,涂漆也脱落不少,但好在看着结实。

到底是现在这个时代,要找出个豆腐渣工程也不容易。

摇了摇头,凝歌决定不再胡思乱想,抬脚进屋转了圈发现屋内设施虽是简单了点,好在该有的都有,卫生条件也还算过得去;

将随身的包裹放在桌上,她决定先从床榻开始整理。

毕竟睡觉是头等大事,不能因为环境不理想而将就,再说了,日子还是要过的。

想想她在进宫前,皇家还特意派了个资深的嬷嬷到将军府给她和殷凝霜上了几日礼仪课,临走时还一人附赠了个小玉坠,

那嬷嬷递给凝歌的时候,还特别对她说,自己这块玉坠可是宫里头连夜加工新赶制出来的,特别的很,而且明妃娘娘可是很看好她,让她好好表现。

原本她是满脸疑惑听的云里雾里的,后来她仔细想想才缓过神来,明妃可不就是夜宴上,皇帝处处留心、细心呵护的紫衣女子。

据说自打她三年前进宫,仅凭一支独舞就获宠至今,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辈。

就在凝歌出神的想着这事的时候,院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这个点,会是谁?

带着疑问她打开了院子的门,一位绿袖女子出现在眼前。

“姑娘可是殷家二小姐?”

凝歌点头称是,她便从怀中掏出个绣着荷花的锦囊递了过来:“这是明日集合的地点,还请姑娘按时到达。”

接过锦囊,绿袖女子便淡漠的离开了。

回想起这名女子的装束和态度,倒真不像是寻常宫女,难道是有品阶的?凝歌带着疑问将锦囊打开,取出里面的小纸条,看见上面写着:

辰时,国师府骄阳殿。

原来是国师府的人,那就能很好解释她的气质为何如此不同了。据说这位神秘的国师府上,即便是个端茶的丫头都是惹不得的角色。

将字条随意放在桌边,凝歌决定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毕竟自己现在已经进了宫就只能按着这宫里的规矩走,

但愿一切能够顺当别再出什么叉子,好让她尽早脱身。

啪嗒——

树枝被踩断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在清冷的院中显得格外刺耳。

不过这次很明显是有人未经主人允许私自闯入,凝歌感叹自己这偏远小院头天入住,就有这么多不速之客也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啊。

她还未从椅子上起身,就听见院子里尖细的声音响起:

“喲~,这院子是怎么回事啊,这么荒凉。虽说是给新人暂住几日,但也不至于破败成这样吧。”不敲门就理所当然的推门而入的不速之客正是傅相千金,傅明珠。

她站在院子里,故意放大声音对着院子环境冷嘲热讽后,还拉着一同前来的殷凝霜还有尚书之女苏绵锦双双笑作一堆。

站在后方的殷凝霜也不说话,只将手绢放在嘴边遮住了嘴角的嘲讽。

凝歌打开门后,见她们居然可以无聊到放下自己精致华美的庭院不去住,特意结伴来着数落她,真是禁不住要感叹下这年头真是闲人太多。

忽然,一阵邪风平地而起,撩起了众人的裙角,空气间似乎还响起莫名的笛音。

苏棉锦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些害怕的拉着傅明珠的衣袖说:“听我父亲说这宫中大多偏僻的院子都不干净,太阳一落山就容易......”

傅明珠被她一说,心中也有些害怕,再加上院子内空空荡荡的笛音却越来越明显。

忽的,苏绵锦‘啊’的一声大叫:“有人!”

只见夕阳下两颗枯树的影子被拉的更长了又恰巧映在墙上,咋一看,还真像是个人影。

“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所以我奉劝各位还是早些离开此地吧。”凝歌打开屋门,懒散的靠在门边说着。

“你你你……,别装神弄鬼的。”傅明珠被吓的也有点懵,但嘴上还是逞强。

凝歌双手一摊,表示无所谓的说:

“我好心提醒你们,你们不领情也就算了,还说我装神弄鬼。你看看我这院子里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就连送我来这的宫女也是到了门口就见鬼似的马上跑走了,如今姐姐们愿意来这陪我,我真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三人中苏绵锦胆子最小,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抽着手开始拉傅明珠的衣袖,直说要走,

就在几人犹豫不决,要打退堂鼓时,殷凝霜站了出来,“妹妹这般住处确实不妥,要不然搬到我那去吧。”

凝歌一听,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嘛,到她那地方去住,她还不就近找个机会毒死自己。

眼波微动,只见她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恍惚、悠悠走到枯树旁抚着已经枯的不能再枯的树枝道:

“其实,我一到这院子就觉得很亲切仿佛这辈子和这的主人有约般。”说完后,手还怜爱的在树枝上来回抚摸。

见到她如此怪异的举动,第一个被吓哭的就是苏绵锦,她“哇”的大叫一声就迈开步子夺门而出。

傅明珠此时也被吓的够呛,但还是强装镇定的撂下狠话:“我才不怕你这装神弄鬼的!只是突然想起我有急事。”然后,抖着身子拉过殷凝霜的手,跑了出去。

被拉走的殷凝霜是肯定不信凝歌这些鬼话,只是身边这两个没脑袋的蠢女人已经吓的不轻,若自己单独留下很多事将很难说清楚。

想到这,她嫌恶的甩开了手傅明珠的手。

跑在前头的被她突然使力冲撞一下,身子斜斜的撞在宫墙上,也不知道是恍惚还是怎么的,看见殷凝霜眼中的阴狠,呆在当场。

殷凝霜看着傅明珠吃惊的表情,才发现自己情绪过于外露了,转眼就换上一副因受惊过度而水灵灵的双眼:

“傅姐姐,妹妹体力不如你,实在跑不动了。再说已经跑了这么远了,就算有那脏东西也追不上来的。”

说罢,她低声将傅明珠扶起,一脸诚恳的表情让傅明珠觉得刚刚一定是自己眼花。

她尴尬的笑了下,拍了拍殷凝霜的手背,安抚道:“没事没事,过去了。你别怕,这样的人就该由那些个脏东西收去,省得她到处勾搭人。”

“姐姐说的是。”殷凝霜故作乖巧的答应了声,眼底的冷意却更甚。

清宁院随着傅明珠等人的离开,又变回往日的清冷。只见夕阳也渐渐沉入地平线下,金色的余辉转眼就换上月色银灰,照着冷冷宫墙。

凝歌在院中尝试聚灵,却屡次失败。她纠结的看着指尖微弱的灵识,双眉皱眉起叹了一口又一口的气:“咳——,还真是个废材!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个比之前根基更糟的身子。”

再这样一个时代,不能习武基本等于无法自保,而她能聚灵画符的特质却好像受到限制般,时好时坏无法控制。

若连自保都无法做到,谈何自在。

她很清楚,自己前身所学的秘术在当时也只能算勉强自保,若真遇上那些真正的高手自己是必死无疑的,何况现在这片时空中强者无数,自己却连根基都没有。

就在发呆出神的这个片刻,她感觉耳后忽有阴风扫过直逼自己而来。

猛然回身,凝歌指尖勉强提灵,酝起丝丝红光。心中祈祷着:一击即中、一击即中!

可老天偏喜欢和她开玩笑似的,眼前这位玄衣女子已然不受术法影响的站在她眼前。

女子苍白的如同白纸般小脸上,有着双硕大的蓝色双眸。目光干净清澈却又不带丝毫温度,长长的睫毛在夜风中微微而动,让人意外的想到‘纯真’一词。

在鬼魅身上用这个词汇,凝歌都觉得自己荒唐的可以,可现的情况却是不容她多想。

她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鬼魅看了凝歌一眼后,用自己娇小的鼻子在空中嗅了嗅,似乎在找寻什么。

突然,她眼前一亮,张着薄薄的双唇说:

“太美味了……”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下载客户端,签到领好礼
酷爱书院  m.dsrea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