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3章 新生报到

第3章新生报到

姜婷一下子崩溃了,呆若木鸡。

夏半斤冷笑道:“当老子好欺负?睁大你们的狗眼把我认准了,我叫夏半斤,绰号跨下半斤,以后见着我请绕道走,谢谢合作!”

说完他两腿一蹬,果断跑路。

旁观者们俱都瞠目结舌,个别人认出他是刚才从许清雅的奔驰里冒出来的土货,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想不到简直就是个无赖,出阴招把别人损了还大言不惭,真当自己天下无敌,改天遭到姜家报复的时候,他就会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二小姐……”倒在地上那两个男生这时爬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差点吓尿了,赶紧脱下自己身上的T恤遮在她身上,同时朝着周围怒吼一声:“看什么?再不滚开我让你们好看。”

众人一溜烟,跑得比兔子还快!

姜婷急忙搂住他们递来的衣服,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吆喝道:“快打电话叫人送我的衣服来。”

说罢,她目光凶狠地瞪着夏半斤远去的背影,气得咬牙切齿,打从出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丢这么大的脸,还是栽在了一个乡巴佬的手里,这口气怎可能咽得下去。

……

物业管理系一班的教室内,此时正在议论纷纷,因为人们发现了个新鲜的事儿,自幼儿园开始,汪紫彤一直和许清雅是同桌,而今天,她们居然在班主任的安排下调了座位,两人之间空出了一张桌子。

“这是什么情况?有插班生要来吗?”

“就算是有新同学过来,也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调座位吧,紫彤和清雅这么多年都形影不离,她们可是从来不会被任何人横在中间的。”

“这位子简直是钻石宝座啊,被两大校花包围,左拥右抱……我日,要是我能在那里坐一个学期,死了也值。”

“我死两次也值……”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起来,煞是热闹。之前也有不少牲口为了近水楼台,也曾不惜血本转校,或转系换班,可是也从来没有谁能得到这种可以坐在汪紫彤和许清雅中间的待遇,这一次可真是稀奇了。

讲台上的班主任王艳不停地看表,显得有点焦急,额头上的疙瘩可以夹死两头苍蝇。五分钟之前她就开始皱眉头,但是这个表情并不影响她的美丽。

“都迟了十分钟了,怎么还没来?”王艳越等越急,若不是校长再三吩咐有个重量级的插班生今天要来报到,她早就开始讲课了。

突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教室门口,那里出现一个人。

鸦雀无声!

虽然所有人都猜到了肯定是男生,但谁也没有猜到这是个极品。

来者正是方圆数百里难得一见的超级乡巴佬夏半斤。

汪紫彤和许清雅都彻底惊呆了,实在无法想象许常青这回竟请了个这么年轻的主治医生,难怪说要过来伴读呢,但是那家伙……也太土鳖了吧?

“报到。”夏半斤面对全班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仍然神态自若,举起手对讲台上的王艳说道。

众人现在才留意到,他虽然从头土到脚,但右手的中指却戴了个无比炫酷的骷髅头戒指。不过这个戒指戴在他手上也土到掉渣。

难道这个土包子就是校长千叮万嘱要特别照顾的新生?还特别吩咐自己让他坐在许清雅旁边,这闹的是哪一出?王艳满脑子浆糊。

“这位同学是?”王艳不太确定道,实在不能相信他就是校长说的那个牛逼人物。她并不歧视穷人,但此事关系到许清雅,她不得不谨慎。

“老师好,我叫夏半斤,今天刚到,请问我的座位在哪?”夏半斤立马上前笑咪咪道,接着目光在对方身上打量了一番,忖道:“帝城大学不愧是我泱泱大国最牛逼的大学呀,连老师都是亚洲小姐的级别,奶大腰细腿长屁股翘,冰肌玉肤吹弹可破,完美!”

登徒子王艳见得多了,但是敢这样肆无忌惮盯着自己看的学生还是第一回见。奇怪的是,在夏半斤身上她也看到了一种若隐若现的特殊气质,但又很难形容那是什么,反正与他的年龄不符,令人感到不安,尤其是他那种眼神几乎能把自己的衣服看穿。

王艳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这才反应过来,听这名字,看来是没有错了,但是看他那模样,真的有那么大的来头?

而听到“夏半斤”这三个字时,在座的同学全喷了,这家伙居然连名字都这么土。

纵然疑团重重,王艳也不敢怠慢,连忙面向全班微笑道:“各位同学,这是夏半斤同学,从今天起他将会和大家一起学习。”

王艳指了指汪紫彤和许清雅中间的座位,道:“那是你的座位,坐下吧。”

“谢谢。”夏半斤灿烂一笑,龙行虎步,坐下之前,他头也不回,把吸完了奶的空瓶子向后一抛,精准地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框中。

他一坐下,教室里就炸锅了,哗然一片。

突然有人惊诧道:“哎呀,是他……”

“怎么?你认识这土包子?”

“刚刚听人说,他早上是坐清雅的奔驰来上学的,而且我还亲眼看见他扒光了姜婷的衣服。”

这条新闻,像个重磅炸弹,晴空霹雳一般击中了所有人的神经。那些人的表情,几乎都能在嘴里塞个灯炮。

姜家的二小姐姜婷,那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女魔头,他居然当众扒光了别人的衣服,难道他的胆是长毛的?

夏半斤倒是一点都不在乎旁人的议论,始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了看左边的汪紫彤,又看了看右边的许清雅,逐个打了声招呼:“两位美女,幸会,多多指教。”

两大美人要崩溃了,就连许清雅这种看透了生死的女神级别美女,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汪紫彤甚至有种想死的感觉,千算万算都算不到许叔叔这次请回来的主治医生竟是这样一个极品。而听到别人那些议论时,又忍不住好奇心大起,他今天才刚来到学校,怎么会惹上姜婷了?不管如何,无视他就对了。

热脸贴了冷屁股,夏半斤仍然是笑咪咪的,然后又多看了许清雅一眼,暗暗忖道:“想必她就是我的病人许清雅了,真是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可惜气色欠佳。”

忽然夏半斤瞳孔一阵收缩,暗暗称奇:“奇怪,她人明明就坐在我身边,但怎么感觉很遥远,甚至她根本就不存在?”

突然,一个男高音打断了夏半斤的思维:“我反对!”

夏半斤回头一看,见一个像刚睡醒的男生站了起来,不怀好意地瞪着自己。

王艳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喝道:“朱涛,你反对什么?”

朱涛怒发冲冠道:“这个位子,谁也不能坐,否则后果自负。”

王艳脸色一沉道:“我安排座位需要你来多事?给我坐下去。”

在这个学校里面,王艳算是最有威严的老师了,也只有他敢这么喝斥那些二世祖。

像王艳这样的美女老师自然容易获得男生青睐,朱涛也不能免俗,但今天,他说什么也不能给王艳这个面子,因为此事关系到他的尊严。

朱涛非旦没有坐下,还走到夏半斤面前道:“谁也不能坐在这,谁坐了谁后悔。”

所有人都知道朱涛素来欺行霸市,有四大家族之一的姜太子撑腰,在学校里也算个小霸王,现在见他发难,谁也不敢插嘴,只有袖手旁观看热闹。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夏半斤暗暗叹息一声,正准备说话,想不到旁边的汪紫彤抢道:“我说猪头同学,谁能坐谁不能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点江山了?你是谁呀?”

很嚣张,这的确是汪紫彤的风格。相对于夏半斤这种最多只是影响市容的土包子,她显然更讨厌趾高气扬的朱涛。

朱涛一听,脸色就更难看了,道:“汪大小姐,这是我跟他的事情,你最好别管。”

汪紫彤不屑地自语道:“你跟他的事情?是你老大跟他的事情吧?一条走狗而已,嚣张什么。”

夏半斤转头看着这个替自己解围的美女同学,郑重道:“这位同学,还未请教?”

“汪紫彤。”汪紫彤厌恶地转过脸去,没好气道。虽说她看不惯朱涛的行为,却也不见得对夏半斤待见。

夏半斤正儿八经道:“原来是紫彤同学,感谢你‘开口’相助,初次见面你就对我这么好,有机会我一定以身相许,你放心,我说话绝对算数。”

汪紫彤一阵恶寒,咋一看这乡巴佬还以为是老实人,却不想说话这么恶心。“我呸,谁要你以身相许了?无赖!”

周围所有人都暗暗大骂他无耻,刚过来就占女神的便宜,分明欠揍。

夏半斤像是没听到一样,始终是一脸笑眯眯的,又回头看到朱涛脸色铁青地瞪着自己,煞有其事对王艳道:“老师,这个傻子看起来是爱上我了,但是我不喜欢男人,我该怎么办?”

王艳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她深深感受到班里从此又多了个问题学生。

而朱涛差点气炸了,一句话也没再说,板着脸返回了座位。有些时候不说话反而比任何狠话都要吓人,但夏半斤却一点都不在乎。

谁也没有发现,一直默不作声目不斜视的许清雅此时竟好奇地瞥了夏半斤一眼,心想这货难道是脑子不正常?得罪了朱涛和姜婷,估计有他好受。

下一章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